他輕撫著深綠色的管子,望向隔著一塊塊紅磚的另一頭發楞。



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風景。





「我是誰?」



他像是被某種東西一下子敲醒了似地,一個個從來不曾出現過的

疑問像忽然湧了出來,填滿了他的整個腦袋。





「這條路,我似乎很久以前就走過了。」



他捏了捏自己的臉,想確定自己是否清醒,手上傳來鬍子掃過的

些微扎疼感受。



一切是真實的嗎?



在他驚覺到自己的周遭竟是如此被他所熟悉之前,他不曾有過任

何的疑惑。







「你如何知道自己是真實的?」他想起在黑暗裡,經常在他耳邊

響起的那到聲音,而他從來不去在意。



「你如何能確定,你所認為理所當然的一切,甚至於你的生命,

都可能只是虛構的世界,甚至只是一場別人的遊戲?」



他狠狠地甩了甩頭,想把這一道又一道湧現出來的怪念頭給甩

開。



頭上的帽子晃了晃,卻沒有掉下來。







他攀上一旁的管子,然後一個箭步躍上紅磚,那是他相當熟悉的

動作。



視野一下子拓展了開來,他察覺到不遠處有著危險的氣息。



那是他所熟悉的,有著綠色盔甲的敵人。稍有不甚,他就會喪命

在敵人的手中。





他摒住氣息,緩緩向前走了幾步,然後一躍而上,將敵人撞落到

地上。



接著他趕緊低下頭,因為他明白再不遠的前方,會有持著武器的

敵人。







「我是誰?」



聲音像纏繞在身邊似地,無法散去。





他想起自己的任務,還想起自己的兄弟。



「我有把握自己可以快到躲過砲彈的攻擊。」他唯一的兄弟曾這

麼跟他炫耀著。



「是啊!那真不簡單。」他還記得自己笑著回應。





但那道聲音總如影隨形地跟著他:





「當你真正明白自己是誰,以及看清這個世界的一切時,你甚至

不需要避開砲火。」



他沒有跟唯一的兄弟提這件事,因為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但……這是什麼樣的熟悉感呢?



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識……但這不應該是如此的啊?



他甚至可以猜到,在過去不遠處的地上,會有一枚不知誰留下來

的硬幣。





「我們只是生存在母體之中,而母體無所不在,一切都只是母體

所塑造出的虛構幻象罷了。」



他想甩掉那到聲音,但他卻無法否認這樣的可能性。





「你究竟是誰呢?」他狠狠地朝著一塊紅磚撞了上去,紅磚竟像

脆弱的泥土般碎裂了開來,散落一地。



而他的身上卻仍感受不到痛楚。





「你應該問,你自己是誰?」那道聲音無情地說著。



「那原本應該是疼痛萬分的,你知道。但你始終不去思索這裡頭

的不合理處。」





他瞇了瞇眼,瞧著遠方緩緩從上躍下的綠色敵人。





「這或許只是一場遊戲,一場被操縱著的虛構遊戲。」聲音仍不

放過他。「你沒有想過在每日每日枯燥乏味的固定行事中,自己其實

已經重複過這些無數次了。」



「那不一樣,原本工作的內容就是重複的。」他抗議道,一邊盯

住不斷接近的敵人。



「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陷入一陣混亂中。在這一分這一秒之前,他不曾思索過、懷疑

過這一切,一切不過是理所當然的,每日每日重複著一樣的生活罷了。



但……為什麼這一切令他熟悉得可怕呢?



他發現自己竟明白敵人行走的路線,甚至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

可以把握住敵人到達的時間。





「我是誰?」



他驚覺到,其實眼前的這一幕,他早已重複過無數次。





生與死。重複。





他在同樣的地方復活,在同樣的地方再度死去。







「我是誰?」





有誰能有把握,自己所處的一切不是虛幻的呢?











「當你真正明白自己是誰,以及看清這個世界的一切時,你甚至

不需要避開砲火。」





他閉上眼,讓腦袋裡的疑問溢出身體。





「我們只是生存在母體之中,而母體無所不在,一切都只是母體

所塑造出的虛構幻象罷了。」





「我是誰?」







一剎那間,他領悟到了。







「我,是尼歐。」他說。









「錯。」那道聲音仍不放過他。









「你是瑪利歐。」









「隨便啦!」他對著即將衝到面前的飛龜伸出右手,一瞬間眼

前的綠色敵人停了下來。



「去!」





綠色的飛龜剎那間爆裂了開來,彈到一旁。







他抬起頭,三顆黑色的砲彈筆直地朝著他飛來。



「當領悟這一切都只是遊戲時,要擁有躲過這些砲彈其實一點也

不難。」





於是他把身子快速地左右搖擺,想避開砲彈。







轟!







「笨蛋,2D的世界裡哪能讓你左右搖擺躲砲彈……」





「哇!」



在聽見聲音的最後一句話後,他跌入了地上的裂縫中。





「照理說……領悟一切之後,連砲彈都傷不了我……」他喃喃自

語地唸著,一邊企圖從裂縫中爬出來。













啪!



「搞什麼東西啊!這卡帶是壞掉了是嗎?」一個小男孩憤怒地甩

開手上的控制手把。



「莫名其妙!玩到一半瑪利歐忽然自己爆走?不但根本無法控

制,還忽然伸手爆掉一隻飛龜?」



「哼!不玩了啦!」



小男孩用力切下主機的按鈕,抽出卡帶,順手拋入一旁的垃圾桶

中。









只留下螢幕上無窮無盡的黑暗。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mesonly
  • 我要XDDDDDDDDDD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