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





他知道,妹的身體是赤裸著的。





毫無能夠沾上一點兒毛髮的—屬於成熟胴體象徵性的—,妹的軀體潔淨無暇地倘露在他的眼前。




他忍不住嚥了嚥口水,在腦海裡能夠知道的。


妹是信任他的。




所以這樣子靜靜的睡著。




躺在染著白色與黃色小花的被單上,妹的眼闔著。


他扭開床邊鵝黃色的小燈,顫抖著。


光滑誘人的肌膚,微微透著黃色的氣味。

妹是黃色的。那種帶著一絲捲曲,傍晚雲邊泛著的那種慵懶的黃色。





「為什麼,會是赤裸著的?」

他記得他問過妹,沒有旁人的時候。




那或許是一種引誘?

或許……




他輕輕掀開棉被的一角,妹潔淨光滑的腿赤裸裸的倘露著。

就像要吞噬掉周遭空氣似的,真實的存在著。




他輕撫著自己的身體,確定自己也是一絲不掛的。

微微的興奮感挑動著夜晚的冰凜寒意,幾乎,幾乎要將那股冷意燃燒了起來……



「為什麼,會是赤裸著的?」


他顫抖著,將棉被掀得更高。




妹的胸膛輕輕起伏著,像是要透出什麼似的,真實的裸露著。

他轉了眼,凝望著妹的臉。

長長的睫毛微微彎著,像是有一點風吹拂在湖心裡,一點點。




一點點的波瀾……

輕輕的擴散了開來……




他喘息著。

顫抖地,他伸出右手。

藍色的。


總像是有什麼對比的顏料給漣漪擴散開來了,他知道,相對於妹的黃,他是藍色的。


他緩緩的,將藍色的,手放在妹的腹部上。

隨著呼吸,喘息、喘息。





「為什麼,會是赤裸著的?」






他緩緩的將手伸進……伸進……妹身上的洞中。





啪!



妹的身體一下子坐了起來。

他猛然吃了一驚,連忙抽回了手。




凝結的氣氛被牆上的鐘擺輕輕的敲擊著,像是要敲出什麼掉落下來,可以接住的東西。

儘管,每一個敲擊、每一聲氣息緩緩的降落了下來。



他有點驚恐的,凝視著妹。







「為什麼,會是赤裸著的?」






「你要問幾遍?哥。」


妹嘴裡輕輕的說著,一字一字,卻比鐘擺的敲得還要清晰。

他感覺到夜裡的時間被一點一點的侵襲著,碎裂著……







「因為我們是機器貓啊,沒有哪隻機器貓是穿著衣服的吧!」

小叮鈴說。




「是這樣嗎?」

小叮噹搔著頭,無可奈何的說著。



「還有,哥。」

小叮鈴冷冷的說著。


「下次,下次不要再趁著我睡覺時,偷我口袋裡的『銅鑼燒製造機』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