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哪!偉大的注音文!


「不好意思,我們是新文學報的記者,請問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在嗎?」

我對著對講機,很努力的在短時間裡唸出這一串字。
那讓我聯想到古時候有種叫機關槍的武器,據說該武器在使用時就是這樣的聲音。

「喔!是新文學報的李先生啊!歡迎!歡迎!」

對講機那頭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隨即大門開啟,玄關裡站著一位雖然有些年紀,卻還富有成熟韻味的中年婦人。

我認識,這是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的夫人,一位能支持而讓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成為「近代最偉大注音文作家」的傑出女性。

「我先生正在房間裡頭等您呢!請進!請進!」


我禮貌的點了個頭,換上拖鞋走了進去。

這位「近代最偉大注音文作家」的房子並沒有我所想像的奢豪,反而還透露出一種樸實之美。黑色的牆壁上零星配上一些白色圈圈狀圖樣,顯現出一種傳統而樸素的美感。

在我記憶中拜訪過的其他新文學作家,無一不是雕樑畫棟,極盡奢侈的將圈圈佈滿自己家中的牆上。這也沒錯,自從「網路文化革命」之後,家中牆壁圈圈數的多寡,已經成為地位的某種表徵。

因此,當我注意到這位「近代最偉大注音文作家」的房子牆壁竟然只有零星的一些圈圈,顯得相當驚訝。


夫人領我走進房間,裡頭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先生正聚精會神的對著電腦注視著。
老人的面孔,我曾在照片上看過。

這位一定就是「近代最偉大的注音文作家」,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

「歡迎!歡迎!」
老先生撇見我走了進來,高興的笑著說。

「您好!晚輩是新文學報的記者。暱稱是『呱垃呱垃唧唧哇哇。』」

我遞上公司所發的制式名片,相當禮貌的說著。
名片上的字正發著黃色的光,一閃一閃地亮著。


「呵呵!^_^」

老先生努力的發出「^_^」的聲音。



我不禁感動得流下眼淚。

這是我多夢寐以求的場景啊!

自從「網路文化大革命」之後,大力推動「網路符號聲音化」而創造出如「^_^」、「:P」、「-_-」之聲音語調的,就是這位「近代最偉大的注音文作家」--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哪!


「年輕人,你怎麼了?」

老先生遞過一顆水球給我,這是代表關懷的一種禮貌動作。我隨即拿出防水袋,將水球裝到袋子裡,以防止衣服被弄濕。

「對不起!我失態了……」
我趕緊低下頭,將水球袋綁起來。

「因為我實在太感動了!沒想到真的能夠聽到『網路符號聲音化之祖』所發出的最初聲音,真是太令我驚訝了!」

我拿出面紙擦拭著眼淚。

老先生慈愛的笑著。

「這只不過是^_^罷了,還未夠班哪!」

老先生停了停,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

「其實很多人都試著把這些符號發音運用在日常生活中,不過現在的年輕人沒有受過良好的發音訓練,所以就沒辦法將『符號聲音』的真正精神給發揮出來呢!」

「老先生是說……」

「如果只是像『^_^』、『:O』這種簡單的打招呼用語倒還好,要是想使用到最高境界的『那個符號』的話,就很少人能夠表達出來了。」

「『那個符號』?」

我有點興奮,一方面是我知道老先生所指的,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是一個相當少見的聲音。打從我出生以來到現在,實在沒見過幾位有能力把『那個符號』給表達出來的人。


「您想聽嗎?」

老先生注意到我的激動,微笑著說。


我趕緊點頭。


「好吧!這是相當不容易的。我也好一陣子沒有試著發過了。」

老先生閉上眼睛,緩緩的調整呼吸。

「想要發出這道在『網路符號聲音化』中最困難的發音,必須要先調節你的『氣』。」

「氣?」

「是的,所謂境由心生,要想發出『那個符號』必須要能夠將你全身的氣息調整至最佳狀態,甚至還要能夠感受周遭天地萬物的『氣』,以便能夠將之配合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哇……」


「注意了!我要發出『那個符號』的正統聲音了!」


我稟住呼吸,握緊手上的錄音筆,一點也沒敢鬆懈。
如果真的能夠錄下這歷史性的『那個符號』,總編一定也會相當高興的!


「預備……」






「XD!!!!!」



老先生喘了一口氣,轉過頭來看我。

我早已感動得淚流滿面了。

這該怎麼說呢?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子美妙的聲音呢?

那就宛若看見傳說中古時候的美人「如花」嫣然一笑,又好像穿上怪叔叔天鵝裝,在林間的小溪上輕點著漣漪,更像瞧見動感超人長了羽翼,在春日的濛濛細雨裡宛若精靈般的穿梭舞動……

為什麼,為什麼讓我聽見這麼美妙的聲音?要是以後我聽不見了該怎麼辦呢?


老先生靜靜地遞過一顆水球給我。

我靜靜的收下。

在無語間,這一老一少竟宛若心靈相通般的自在。


這就是新文學之美了吧!這就是新文學之美了吧!

我不禁對著這位提倡「網路文化革命」的「近代最偉大注音文作家」更加肅然起敬。


「我想,你是想要採訪我有關『注音文的真隨』這樣的主題?是吧。」

老先生微微笑,對著依然陶醉在方才「XD」中不能自己的我說著。


我不禁要對老先生的體貼更加感到敬意。
如果他不提起的話,我想我就要迷失在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這些博大精深的知識寶庫中,全然遺忘自己這次採訪最重要的任務主題—「從最偉大的注音文作家談近代注音文革命」。

我將身子坐正,試著讓自己從方才的感動中平撫情緒。


「事實上,注音文並不是吾輩所創始的。」

「啊?」
我是不是聽錯了?老先生所說出的第一句話就讓我睜大了眼,差點從榻榻米上摔了下來。

不過榻榻米再怎麼摔都還是在榻榻米上,所以我並沒有摔下來。

可是這是怎麼回事呢?打從求學以來,注音文老師就反覆的在「注音文學」課裡提到「要提到注音文學,就不能不提到注音文學之父—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

我還記得小時後還不熟悉注音文的我,曾因為作文裡怎麼樣都寫不出正確的注音文,而被老師罰站在走廊上。甚至還被規定每個禮拜都要讀一篇「注音文學名著」並交出三千字的注音文心得。


「可是……」

老先生打斷我的話,笑笑地說著:
「或許你不相信,在很久以前『注音文』曾經是弱勢,而學校裡都得要教授以白話文跟古文為主的『國文』課程。」

「啊?」
我相當驚訝。畢竟那麼難以學習的注音文竟然不但不在課堂上被教授,而且還教授我們日常所使用的,那些粗陋的白話文與古文?

「其實,那時候的人還不能理解注音文裡的博大精深。」

老先生停了停,將目光擺向遙遠的窗外。

「直到注音文從網路上發跡,以及前人不斷的努力鑽研之後,總算有一天能夠讓它的價值給世人們瞭解。」

「其實注音文從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我曾下過苦心去研究,推測大約是在二十世紀末的時候開始的。」

「二十世紀末……?」
我不禁要對注音文有這麼長的歷史而感到驚訝。

「是的。」

老先生閉上眼睛,像是在回想那遙遠的時代所發生的許多事。

「在過去,不要說是小說了,甚至連當時後的『詩』、『歌曲』都還是用一般文字所撰寫的。」

「什麼?」
我實在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動。

「連一點點注音文也沒有使用嗎?」


「沒錯,你看看好了。」

老先生轉過身,快速的在電腦鍵盤上輸入幾個指令,隨即螢幕上跳出一首簡短的詩詞。

說實話,要我抄下這首詩詞實在相當困難,因為他裡頭竟然連一個注音文都沒有。不過當我抄完之後,才發現這是一首我們從兒時就朗朗上口的五言絕句: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天哪!這不是我們平時所背的『ㄉㄍㄑㄌ』嗎?」

我相當驚訝的喊了出聲。



「沒錯……」
老先生長嘆了一聲。

「古時候的人還不知道注音文之美,竟然這樣赤裸裸地將文字呈現出來。」

他再次按了一下滑鼠十個按鈕中的中指,畫面上跳出另一首詩:

「ㄅ日一屍ㄐ,ㄏㄏ入海ㄌ,ㄩ求千ㄌㄇ,更屍一ㄘ樓。」


「嗯!這才像樣啊!」
我不禁跟著讀了一次。

「或許你不相信,這些注音文詩都是從古詩裡頭演變過來的。經過後人的修飾與努力,將部分文字轉變為注音,再加上『新注音輸入選錯字變化基本規則』,終於將古詩轉變為現在的面貌了。」

「這些前輩真是太辛苦了!」

我不禁再度對著老先生以及與他同時代的注音文作家們肅然起敬,畢竟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基本上要我把那樣艱澀難懂的詩詞轉變為注音文,實在是一件難事!


「其實現代人不瞭解注音文的『新注音輸入選錯字變化基本規則』,因此不但常常忽略了選錯字的變化美感,只是一味赤裸裸的將繁字變化為注音,那就沒有抓住注音文之美了。」

「先生所言甚是。」

我不禁對著每天每天在「新文學報」裡刻著小方格的自己感到羞愧。天知道不學無術的我犯過多少忘記將「注音文」進行「選錯字變化」的錯誤呢!


「^_^」

老先生又發出了一次「網路符號」的聲音。

對於還不能完全遺忘方才「XD」的我來說,這還能夠小小的消化一下自己對想聽到正統「網路符號」聲音的飢渴。


老先生沒有說什麼,只是再度將滑鼠上十個按鈕裡的中指再敲一下,然後示意我瞧瞧電腦上的畫面。

我很快就認得了,那是我最愛的詩:

「偶說泥ㄕ人間ㄉ四ㄩㄊ;
ㄒ屍點ㄌㄌ四ㄇㄈ;70
在吃ㄉㄍ一中ㄐㄨ之便。

泥屍四ㄩㄗㄊㄌㄉㄩ一,
ㄏㄏ吹著ㄈㄉ軟,ㄒ子
在ㄨ一中閃,ㄒㄩ點傻在ㄏㄑ。」


畫面上詩只顯露出前半,但我早已能夠將其他部分的詩朗朗上口了。


「這是相當具有代表性的注音文翻譯詩。」

老先生笑著說道。
「它裡頭不但用到了『注音文』,還用到了『新注音輸入選錯字基本變化』,更含有『注音文第二重數字簡化規則』以及『注音文第三重英文字母結合規則』這樣複雜的變化。」

「真是不簡單哪!」

我反覆的用注音文朗誦著,深深陶醉在注音文之美裡。

「惟有注音文,才能把這首詩裡頭的詩意這樣淋漓盡致的表達出來啊!」


老先生聽了我的話只是微微點著頭。


「原本我想要再讓您瞧瞧『席慕容』的『一ㄎ開ㄏ的屍』,不過現在手上還有更美妙的資料,我想還是讓您先瞧瞧這個吧!」

老先生的中指相當靈活,很快的在滑鼠上再次點了一下。

我想中指特別靈活這樣的現象,大概是當初發明「健康十指滑鼠」的創始人所始料未及的吧!

或許這也是由於絕大部分的指令還是由中指所操控的關係。


畫面上顯現出來的,是一首任何人都耳熟能詳的歌。


「三ㄇ汁液,ㄨㄉㄙ宗。
一ㄐㄇㄍ,一ㄐㄉㄊ。

ㄗ、ㄦ、ㄉ、ㄙ、ㄨ、ㄇ、ㄑ、ㄈ。
司ㄟㄨㄒ,汁液ㄕㄘ。

ㄕㄑ~ㄕ勇~ㄅㄒㄅ忠~
一ㄒ一ㄉ,貫徹始終。」


「怎麼樣?」

老先生對著一旁早已立正站好的我笑道。

「你看,也只有注音文才能表現出這首歌裡的莊嚴美感啊!」


我點了點頭,久久說不出話。

這實在太感人了,能夠讓我有這樣的機會去瞭解與認識注音文這樣廣大精深的內涵……

想像著我們每日每日升旗時所放的歌,竟然包含著這樣莊嚴穆肅的美感!
而我竟然從來沒有能夠感受到?

「其實,在早些時後注音文最興盛的時期,我們唱這首國歌到最後時,還要大夥一起發出『XD』的聲音呢!」

老先生瞇著眼笑著。

「這也是對這首歌的原作者—傳說中『革命的先行者』所表達的一種敬意。不過『那個符號』實在太難發音了,也因此慢慢就被人所忽略了。」


「不過,注音文竟然還能夠成為美妙的歌曲,這大概是古時候那些被稱為『小白』的網路『注音文先行者』所無法預料的吧!」


「等等!您說……『小白』?那是什麼?」

我想到在網路文化革命之後,社會上就習慣稱呼有身份地位的人為「大」。而且身份越高,「大」字就越多。

可想而知我們的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在世界上,是多麼受到大家的敬愛啊!

「大」的源由我還曉得,不過「小白」到底是什麼,我就實在不清楚了。


「你等一下,我來試試電腦裡新裝的『萬事通系統』。聽說這個系統只要你輸入問題,他就可以從過去的資料中顯示出答案。」

老先生興奮地叫出電腦裡的某個應用程式。

我知道這套程式。事實上它裡頭的資料庫從古到今相當完備,只不過由於價值數百萬金幣(現代由網路文化革命所引發的幣制,通常有銀幣與金幣兩種)的關係,能夠擁有的人相當少。



「請輸入您詢問的字詞。」

那是由電腦所發出的聲音。


「小白。」

老先生輕聲說著。


「啪啦啪啦咕嘰咕嘰媽啦露露!」
電腦發出一連串的響聲,幾乎讓我嚇了一跳。

「解答出來了!」

我跟老先生聚精會神的聽著。


「您所查詢的字是『小白』,查詢到四種解答:」

「小白外型瀟灑,頭腦靈活,沒有他弄不到的東西。大致航空母艦,小到狗熊身上的跳蚤,他都能夠弄得到手。」



「等等……這是什麼東西啊?」

我望了望老先生,他也擺擺手表示不清楚。


「好像是古時候的某齣電視影集……我也不曉得。」

「總之,我們來看看其他的解答吧。」

老先生再度按了一下中指。


「汪汪!汪汪!小白是古時候家狗常見的名字,根據概略的統計,歷史上曾經有過十億六千一百三十九萬七千兩百一十八隻狗被叫做小白。因此過去還曾有段時間把『小白』當作對狗的通稱。」

「嗯……我想應該也不是這個。」

老先生再度按了一下中指。


「嗶!小白,是古時候網路上某篇小說的主角。不過這篇小說自從一百多年前就一直維持在第62集,百年來不曾進展到63……」

「也不是這個。」

老先生再按了一下中指。


「小白,網路文化革命之前在BBS上經常被使用的稱呼。在注音文與轉貼分享依舊受到迫害的時代裡,小白被當作這兩種人的通稱。」


「天哪!」

我不禁對這個解釋感到相當氣憤。

過去那個注音文受到迫害的時代早在課本裡有所聽聞,甚至過去還曾經舉辦過大型的怒水狂攻小白事件。尤其在各大連線板以及幾個有名的站如「咪咪樂園」(據說原本叫做貓咪樂園,五十年前改為成人站台後更名為『咪咪樂園』)、「ㄎㄎㄒㄊ」、「一月ㄩㄈㄒ」(原來不叫這個名稱,都是注音文運動後所更名)更是常見。

所幸提倡注音文的網路先行者們日以繼夜前仆後繼的努力,終於有一天讓世人們看瞭解「網路注音文」之美。
後來注音文變成了百家爭鳴的情況,直到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出現,將雜亂的注音文作一番整理與規劃,並且大量轉譯過去的文字與歌曲,才產生歷史上著名的「注音文運動」以及「網路文化革命」。


「你先別激動,事實上『小白』這樣的詞,對這些為『注音文』以及『自由盜轉』而奮鬥的先烈們無疑是一種尊稱。」

「喔?」

「白,在過去有著潔淨、清明的含意。而小白一稱,其實就代表著這些前輩正是繼往開來,披荊斬棘開拓出網路注音文的先賢們!」

「啊……」

「而且其實『小白』這個詞是不瞭解『注音文』的人所用的稱呼。」

老先生停了一下,喘了一口氣。或許是之前發出「XD」時耗用了太多力氣,老先生面露疲態。

「若是要回到注音文的正統,還是得將『小白』改稱作『ㄒㄅ』才對!」


「沒錯啊!」
我興奮的猛拍了一下大腿。

「不過既然大家都這樣用了,約定成俗也就不怎麼在意了。」



「咳咳!」

老先生忽然用手掩著嘴,咳了幾聲。


「您……您不要緊吧?」
我緊張的問著。

「唉!上了年紀就是這樣。」

老先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年輕的時候,我可以一連發出五個『那個符號』的聲音而大氣不喘一下。沒想到現在連一次都覺得吃力了。」


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的太太(我後來把她稱作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太太)走了進來,拿了一杯開水讓老先生喝下。

「真是不好意思,我先生的身體可能不太適合長時間的採訪。是不是可以擇日再進行後續的採訪呢?」
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太太委婉的說著。

「真是不好意思,其實我今天相當快樂呢!」

老先生瞇了瞇眼,對我笑著說。


「我也是。真是不好意思,那還是請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我摸了摸後腦,有點內疚的說道。

「其實這可以算是我最快樂也最豐富的一次採訪呢!一不小心就耽誤了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的休息時間真是太對不起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改天再好好聊聊吧!」

老先生慈祥地擺著手說道。

「我還沒跟你說百年前這些『網路注音文的先行者』們是怎麼在眾多反對勢力中,推出他們的第一篇注音文小說『聽哪!偉大的注音文!』呢!」

「晚輩相當期待!」



在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太太的引領下,我帶著錄音筆走出了非常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先生的門口。


回望著這間黑底白圈圈圖樣的房子,我的心中不禁再度湧起一股敬意。

激動之餘,我回想起老先生所示範的正統「那個符號」發音,忽然有種想要試試的衝動。



「XD!!!!!!!」



<完>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