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很喜歡畫圖,也明白自己在這部分是有天分的,竟是在上了大學之後。

老實說,關於我的人生是怎麼樣被決定的,我一直不是很在意。
有很長的時間,這種決定不在我手上,
而在家裡的長輩、學校的老師,以及周遭同學、親友的口中。

「反正無論怎麼樣,總是可以走出一條路的。」
我就是抱著這樣無所謂的態度,一直度過我的求學生涯,
一直到選填志願,進了師院,甚至是分發的學校。

我還記得當初周遭朋友說要考美術相關科系,
然後我跑回家隨口問家人的那個場景。

當時在國美館工作的長輩忽然變了臉,
用相當嚴肅的口吻說:
「絕對不可以!」

長輩的想法很簡單,因為他看到有很多學美術的人,
雖然不錯,但還不足以走出一條備受重視的路,
因此走得相當艱辛,甚至狼狽。

老實說,我對自己的天分到什麼程度,一點把握也沒有。
甚至當時的我對這件事也蠻不在意,
這條路不通,就換一條吧!
反正無論怎樣也都不錯。

當時候想,要我刻意去學這個東西,
然後每天都在畫圖,也覺得很煩很無聊。

幾年之後,當未來的路被劃好,
而眼前的路變得平坦多了,
卻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畫。

而且也很訝異的,這個沒受過正規訓練的自己,
竟然可以輕易地做到某些事。
而我也漸漸發現到,自己其實是有天分的。

雖然畫圖的機會變得很少,
絕大多數的時間也都把時間投在其他的事情上,
但每當一拿起筆塗啊塗的,
或者開始做紙雕,
原本混亂的思緒就好像沈澱下來,
而那個總是三分鐘熱度的自己,
竟然可以花上六、七個小時在做紙雕,
或者完成自己想呈現的某個東西。

當然,自己現在不再有這樣的時間,
而距離當初的分岔點也愈來愈遠。

但對畫畫的感覺與喜愛,始終藏在我的身體裡。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