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一天開始,全校都知道大一有個活神仙,名字就叫做柯載間。



「載間,我的錢包不見了!你可以告訴我在哪裡找得到嗎?」

「載間學弟!我房間的盆栽好像快死掉了!你可以告訴我該怎麼救
活嗎?」

「載間!我的腿有點痛,你可以幫我看看嗎?」

「載間!我頭有點暈,是不是生什麼病?」

「載間同學!我已經五天沒大便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夠……」剛起床正打算去盥洗室刷牙的柯載間看到門外的人山人
海,嚇得趕快把門再度關上。

「夠了!我又不是警察局還是獸醫之類的!幹嘛找我啊!」

對著門外大吼的載間跌坐在寢室的地板上,顯然有些疲憊。


夠了!真是夠了!從昨天開始整個學校的人就好像都集中到他身邊
似的,一個個跑過來問亂七八糟的問題。

什麼阿貓阿狗生病啦、錢包不見啦、仙人掌種不活啦、小哈二的遊戲
破不了關啦!這些奇奇怪怪的問題通通被塞到自己的面前、身上、甚至鑽
進耳朵裡,逃都逃不掉。


「幹嘛問我啊!」載間想到這兩天在學校寸步難行的遭遇,忍不住大
聲抱怨。

「阿貓阿狗生病就去看獸醫啊!錢包不見就去警察局啊!仙人掌種
不活就去網路上請教史萊姆啊!小哈二的遊戲破不了關就去問九八大
啦!五天沒大便的就是便秘了啊!你們幹嘛找我啊?」


門外的聲音忽然靜了下來。


「……」載間覺得有些詭異,卻不敢再說什麼其他的話,畢竟激怒群
眾是最可怕的一件事。


「啊啊!原來是這樣子啊!多謝高人指點!」那是問狗生病怎麼辦的
學長聲音。

「喔喔!幸好有載間同學!我的仙人掌終於有救了!」

「喔喔!太好了!這樣我的小哈二遊戲就……」




「對了!那載間學弟可不可以幫學長預測一下,今年學長重修了三次
的微積分會不會過啊?」

舊的剛結束,新的問題又擠了上來。


「唉……」對眼前情況完全無力的載間嘆了一口氣。




「是……」


  門外的學長似乎受了什麼打擊。
  
  「是……這樣嗎?我知道了……」




兩天後,這位學長企圖吞室友的安眠藥自殺,但是吞錯了瀉藥所以只
有半死。嗯!這不是本篇小說的重點,所以我們就不深入探究了。


總之,柯載間完全不記得那天在精神恍惚時做了什麼事,總之現在每
個人都當他是解決所有事情的萬事通。

尤其是在昨晚樂透彩開獎前,他忽然又精神恍惚了起來,然後搶過電
視前正吃著晚餐的海蟬州學長手上的蕃茄醬,發瘋似地在交誼廳牆壁上塗
了六個數字後,他的名聲就更加響亮了。

這當然是因為那六個數字完全相等於當期樂透開獎號碼的緣故。


「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柯載間扶著頭,露出相當困擾的表情。



「咳咳。」


那……是什麼聲音?

柯載間抬起頭,將視線望向聲音的來源,那是生日時朋友送他的小木
屋造型筆筒。

小木屋的煙囪開始冒出一陣又一陣的白煙,最後將整個寢室的天花板
給覆蓋住了。接著雲層忽然打開了一個小洞,從寢室的日光燈處射下了一
道「天光」,直到載間的身上。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啊?弄這麼多煙!咳咳!」

「這是傳統啊!既然來這裡就要按照規定來……啊……已經顯像
了!不要再講話啦!」


煙霧中,兩個穿著怪異的人從裡面浮了出來。


「年輕人,你可能不認識我旁邊的這位新神仙,所以還是由國人們比
較熟知的在地神仙我徐神翁來為你介紹。你應該認得我吧!」

一個留著穿著古裝的男子先站了出來,做出打算代為介紹的姿勢。


「你……你是誰?」

柯載間看了古裝男子一眼,說出這句話後又再看到隔壁那位紅衣服的
老人。

「這……這不是聖誕老公公嗎?」



「嗚嗚……」徐神翁蹲在一旁,開始對著地上畫圈圈。

「居然認得外國的神仙不認得我,虧人家還曾經是八仙之一,嗚
嗚……」


穿紅衣服的聖誕老公公拍了拍徐神翁的背,然後挺直了身子,面對柯
載間開始說話:

「我乃是最近才到仙界的交換學生聖誕老公公!這次下凡是要請你
替我宣揚我的名聲,讓本地的凡人們也可以知曉我……」


「可……可是沒有人不知道聖誕老公公啊。」柯載間抓了抓頭應道。


「是……是這樣嗎?」聖誕老公公看了還在牆邊畫圈圈的徐神翁,露
出「怎麼跟你們告訴我的不一樣」的表情,然後繼續接著說:

「那是不夠的!我需要蓋一間祭拜我的廟宇,才能算是達成第一階段
的任務……」


「廟……」

柯載間有點覺得頭暈,畢竟這件事有點超乎他的想像。



「什麼啊!誰看過有哪一間廟裡面是拜聖誕老公公的嗎?」柯載間有
點崩潰的大喊。



「所以才要蓋啊……」聖誕老公公露出無辜的表情。

  「等等……我們的立場好像不太對!這應該是神仙的命令而不是請
求啊!」


聖誕老公公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板起臉來。

「總之,我特地選了你當我在凡間的宣揚者,我可以透過你傳達我的
法力,也因為這樣,要請你在凡間四處顯現我的法力後,讓鄉民們知道我,
並且為我蓋一間香火鼎盛的廟……」


「這個太……」柯載間有點覺得暈眩。「為什麼找我啊?」


「因為你蠻配合我的波長,是相當適合降乩的對象。」聖誕老公公冷
冷地說著。

「總之,你一定要在凡間宣揚我的名聲,直到人們蓋一間廟……」



「我恐怕這……」柯載間雖然還有點恍神以致於沒有辦法作進一步的
判斷,不過這件事看起來就不是一件可能達成的事情。


「不然的話……」聖誕老公公冷笑了兩聲。

「不然會……?」柯載間露出恐怖的表情,當然他還不理解為什麼會
有聖誕老人忽然下凡來,然後說自己是神仙並且需要一間廟,甚至還威脅
他?


「不然……」聖誕老公公抓了抓頭。


「喂!不然會怎樣啊?」他轉過頭去,企圖詢問身邊「在地神仙」的
徐神翁。不過隨即看到徐神翁依舊在牆角畫圈圈喃喃自語:

「人家本來是八仙的一員,為什麼會被曹老替代,甚至於現在沒有
幾個人認識我……」



「嗯,算了。」發現應該得不到回應的聖誕老人轉了回來,對著柯
載間繼續接著說:

「總之,就是這樣子啦!掰掰!」


「咻!」的一聲,他跟一旁的另一位神仙就一下子消失了身影。而寢
室的天花板也一下子恢復了原狀。



只留下呆坐在原地的柯載間同學。



「總之?」他喃喃自語地說著,絲毫沒有注意到寢室的門被不斷的推
擠,甚至就快要被擠破了。


「誰能告訴我到底是怎樣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寢室裡傳來柯載間的哀嚎聲,不過隨即就被撞破門湧進來的人們給淹
沒了……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