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還有別的死法,比方說自殺。

隨著各種電影、故事的炒作,自殺也常被美化加入浪漫的訊息,
比方說兩人吞鴉片殉情、投海殉情之類的,
單一個人的話上吊跟割腕、跳樓也不少,
(很奇怪,就是很少見到兩人一起上吊殉情的,大概畫面太恐怖了吧!)

不過無論這些自殺方法到警方來時畫面會有多恐怖,
總之故事在進行著時,總會用各種美化的方式來拍攝。

比方說昏暗的黃色燈光,打在女主角的肌膚上,
臉上掛著淚痕,將刀輕輕放在自己的手腕上。

然後鏡頭大多會跳過割的那一剎那。

接著只看到血緩緩地流……緩緩地流……從地板上擴散開來……

這時候請注意!血一定要緩緩地流,絕對不能用噴的!
一方面用噴的可能會沾到臉跟牆壁,
而一般拍攝臉跟牆壁的血跡,多半都是在兇殺案中,自殺是絕對不能這樣拍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殺人每次都要拍臉一半被噴血,無論是槍、刀或茶葉蛋……唔!沒有人用茶葉蛋殺人……)

再者,在這種時候多半會放緩慢的音樂,
血也得配合著音樂緩慢地流,
滴血的話會象徵性的拍幾滴,不過主要的鏡頭還是在地板上血的擴散。

然後就會有人衝進來,抱著女主角說:

「你這又是何苦呢?」

接著女主角多半會用最後一口氣說一堆,什麼我要讓某人嚐嚐失去最愛的痛苦、我看見蝴蝶在飛好美、誰把燈關了、你壓到我的腳、我的屁股擠擠漲漲的怎麼辦(不好意思弄錯了,最後這一個是巧虎教小朋友如何使用馬桶寶寶時說的話。)之類我也聽不懂的東西。



就算是殉情,也多半是吞鴉片或安眠藥多,
不過這裡要注意的是,很少有故事會拿農藥來喝、燒碳、開瓦斯之類,
老實說我也不太懂為什麼,因為後面提到的這些反而才是新聞最常播報的。
(新聞才是真正的限制級)

我猜,或許這跟「不喝咖啡不行嗎」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比方說吞安眠藥或毒藥,主角就可以站在海邊,假裝很有氣質似地在那邊感傷。
可是喝農藥的話,感覺似乎就不那麼浪漫了(大概食道會先被灼傷吧)。

所以我們更不會看到有文藝青年在咖啡店裡,
輕啜著一杯加了白蘭地的農藥,
然後一邊喝著,一邊感傷逝去的一切。


說真的,我們的生活中處處是危機,
有人吞茶葉蛋噎死,也有人上網上到暴斃(這大概就是得了AIDS……不……我是說得了ADSL病),
但這些卻都不能拿來故事用,特別是在男女主角殉情時。

不然您瞧瞧這樣妥當嗎?

男女主角因為愛情不受父母接受,
所以相約去網咖打線上遊戲打到暴斃。

男女主角坐在床邊,
昏暗的黃色燈光打下來(請注意!一定要用黃色的燈,不可以用藍色或綠色的燈,因為前者可以讓場景帶有浪漫的感覺,後者則是在死去之後的世界打的),

然後女主角拿著一顆茶葉蛋,塞到男主角的嘴裡,
自己在拿一顆,擱在自己唇邊。

「阿明,我們來世再結為夫妻吧!」女主角含著淚說道。

「嘔唔咕嚕唔唔……」男主角含著茶葉蛋說。

最後兩人就……




飽了。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