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生態教材園後,藍老師掏出一把類似口笛之類的東西,

坐在水池旁的石頭上吹了起來。




一陣沙沙聲傳來,很快的,一條有大腿那麼粗的白蛇出現在

藍老師面前。





「小白,最近有沒有人死在生態教材園裡?」藍老師冷冷地

問道。




白蛇伸長頸子,在半空中搖了搖頭。




「有沒有活人跑到生態教材園裡面?」藍老師再問。





白蛇點了點頭。





「在哪?」





白蛇吐了吐舌頭,做了幾個動作後,便鑽回到樹林裡面消失

不見了。




「這樣啊……」藍老師皺了皺眉。「居然有人能讓動物們怕

成這樣?這位連名字都沒有的男老師,究竟是何方神聖?」






※ ※ ※






生態教材園深處,一位戴著眼鏡、身材瘦長的男老師正坐在

菩提樹下,搖晃著頭自言自語。




「我是存在的嗎?如果我是存在的,存在的究竟是我的身

體,或是我的意識呢?」他喃喃自語。「如果我只能證明自己的

身體是存在的,那樣的我又跟其他生物、無生物有何不同呢?」





一隻有靈性的老猴子從樹上摔了下來。




「我從眼裡見到我的手、我的腳,但我能相信我的一切感官

嗎?我如何能知道我所見到的紅色跟其他人眼中的紅色相同

呢?如果我所見到的其實是他人見到的綠色,但我從小便被教導

這是紅色,那我終究是無法得知的,不是嗎?」




  男老師繼續說:「我如何能相信我的感官呢?萬一這一切只

是一個騙局,萬一我腳下踩的地、眼中見到的一切色彩,都跟我

所以為的世界不同呢?我並沒有辦法去證實這件事是對的,因為

身處在這個軀體裡的我,名為我的自我意識,只能藉由這些感官

去體驗周遭的世界。」






一隻躲在樹後的狐狸倒了下來,腦袋開始冒煙。





「我是存在的,是嗎?」男老師繼續攻擊周遭的生物:「即

便是我的意識、我的靈魂。我如何能知道這是一個『單一』的意

識呢?或許存在我腦子裡的,是無數不同的意識,這藉由無數神

經元建構出來的自我意識,或許也包含了許多各自不同的意識,

而我只是以為自己是單一的、完整的靈魂,但其實『我』卻是經

由許多零件構成,只是我以為自己是單一、完整的罷了。」






他腳邊的花草紛紛枯萎轉黃,幾隻白頭翁則從半空中掉到地

上。




生態教材園裡的動植物們很快意識到一件事:他們面臨到這

一生中最可怕的危機,尤其是園區裡愈具有靈性、聽得懂人語的

生物,愈容易受到影響。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