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第二天早上,李怡青起了個大早,抱著一堆課本、參考書、教具就到
學校去等王大寶。



只見王大寶拖著書包、頂著惺忪的睡眼、穿著托鞋跟睡褲,緩慢地從
街道的那邊走向校門。



「王大寶!你……你怎麼穿這樣?」李怡青驚訝地問。


「啊……我怎麼在這裡?」王大寶一陣驚醒,慌慌張張地環視左右。
「我只記得有人搖我起床,然後我就……就出現在這裡了?這裡不是學校
嗎?我怎麼還穿著睡褲?咦?我手上拿著的是什麼?肥皂?雞蛋?為什
麼是肥皂?咦?為什麼不是兩手都拿雞蛋?」



李怡青搖搖頭,看來這位親愛的同學要不就是有夢遊的習慣,要不就
是極度的迷糊。



其實自從二0一0年開始,多數學校便開始把愈來愈多的空教室改建
成學生宿舍,搭配學校本來就有的營養早餐、營養晚餐以及洗澡服務,漸
漸演變為「平時住在學校,週末才放假回家認一下爸媽以免忘記自己住哪
裡」的作息方式。



「現代教育就是要連課後輔導、寫作業、營養早晚餐一起辦,替家長
省去最多麻煩,最好還要寫完作業、全身洗得香噴噴才交還到家長手上,
這才是現代教育的王道。」當二00九年時提出這項主張的某校一躍成為
學生人數暴增三倍的名校後,全國各小學也爭相模仿,更進一步發展出「通
通住宿」,甚至「只要把孩子生出來,其他交給我們,畢業再過來領」的
「完全生活學校」。



現在沒有住宿,而晚上還會回家吃晚餐、寫功課的學生變得愈來愈少
了,王大寶就是其中的一位。


望著這位穿著睡褲,右手拿著肥皂、左手拿著雞蛋傻笑的迷糊小鬼,
李怡青不禁開始擔憂,讓他考進前三名或許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等等,那……那位劉阿西老師呢?他跑到哪去了?李怡青嘆口氣,只
能自個兒領著王大寶到一旁廢棄不用的空教室,準備進行教學。




※ ※ ※




「來,跟著我念一遍,圓周長是圓直徑的三倍。」(註:還沒上小數
點以下的乘法)


「圓周長是圓直徑的三倍。」大寶跟著朗讀。



「好,現在我問你,圓周長是圓直徑的幾倍?」這已經是這個早上李
老師第五次問這個問題了。




「啊?」



李怡青臉上原本掛著的笑容開始扭曲,臉部肌肉也抽動了起來。



「好……我們上數學也上了兩節課,也累了,不妨換國語來上上好
了。」她嘆了口氣。



「可是李老師,我還沒累啊。」王大寶精神奕亦地說。事實上他一直
到十分鐘前腦袋才能夠算「正式起床」。



「可是——我——累——了!」李怡青終於抓狂了。但當她隨即見到
王大寶恐懼的眼神後,她又立刻換回到方才的笑臉。



「那個……老師跟你說對不起,老師只是一時……一時失控了,我們
一起來上國語好不好?」


「好。」王大寶點了點頭。


真可怕……自己竟然這麼快就失去耐性?李怡青心想。倘若自己也跟
那位呂老師一樣用責備的方式來上課,那又何必做這個賭注呢?她必須打
起精神振作起來啊!


「咳。」此時,教室門口傳來劉阿西的聲音。


「你……你來幹嘛?」李怡青轉過頭去,見到他,劈頭就問。


「來上課嘍。」劉阿西笑著說。

「怎麼這麼晚?」李怡青生氣地問。



「因為這個寶貝學生現在才醒過來啊!」劉阿西仍掛著微笑。「我可
不想在學生睡覺時上課,那會讓我看起來像傻瓜。」


「重點是『上課時不能睡覺』吧!而不是『睡覺時不能上課』!」李
怡青被他的詭辯弄得頭昏腦脹。


「隨便啦!妳喜歡怎樣就怎樣吧。」劉阿西走上前來,把包包放在另
一張桌子上,坐了下來。「請繼續上課,下一節課再交給我吧!」


「哼!」李怡青把頭轉了回來,拿出自己昨天熬夜完成的圖卡和教
具,準備開始上國語課。



「既然要上,就要讓這一節課變得更有趣,這才能跟呂老師不一樣。」
她暗自想著,同時並把那些圖卡、教具紛紛拿了出來。



「來,請打開國語課本第十八頁,我們現在來上這一課的生字和語
詞。」李怡青發給王大寶一張滿是空白格子的表。「老師現在要跟你玩一
個『文字賓果』的遊戲,我們每次可以選一個生字,看誰最後賓果!你贏
了的話,老師就有獎品給你。」



「耶!聽起來好好玩喔!」王大寶看起來很興奮。


「嘿嘿……等一下還有課文圈叉遊戲、大富翁遊戲,以及超級比一比
喔!」李怡青炫耀似地看了劉老師一眼,心想這麼豐富、生動有趣的教學,
應該會讓你眼睛一亮吧?


但此時的劉阿西只是面無表情地坐在一旁看自己的書,看起來完全不
在意。



「可惡……」劉老師感覺到有些不悅,但還是提起精神來繼續上課。




玩完「文字賓果」後,劉老師又帶王大寶開始玩「圈叉遊戲」,這個
遊戲更讓整間教室變得熱鬧了起來,儘管裡頭只有三個人。




「第五題,在春天最早從土壤中冒出來的是嫩芽!對不對?」


王大寶趕緊兩手在頭頂上結成一個圓,比出「圈」的符號。



「第六題,枝頭上唱歌的是哆啦A夢,對不對?」

王大寶被題目中熟悉的卡通人物給逗笑了,但還是趕緊比出「叉」的
符號。




「呼……」就這樣一連問完二十個有關課文的問題後,下課的鐘聲也
響了起來。


「好……那……我們這一課也差不多上完了,現在下課。」一聽到下
課鐘聲,李怡青整個人累得癱了下來。


「老師,好好玩喔!我們繼續玩好不好?我不想下課。」王大寶興奮
地說著。



「嗚嗚……」李怡青再度流下感動的眼淚。沒想到……沒想到她竟然
能讓一個平時上課都在切橡皮擦、發呆的學生喜歡上課,甚至捨不得下
課!想到這裡,她的淚更如潰堤般流了下來。



「老師妳怎麼哭了?」王大寶問道。



「沒什麼……那……那我們繼續玩遊戲。」李怡青努力撐起疲憊的身
體,但卻發現自己實在太累了,加上昨晚幾乎通宵在備課沒睡,此時更是
體力不支,一時之間竟然站不起來。


「對不起,老師太累了,下課時間讓老師休息一下吧!」李怡青摸了
摸王大寶的頭,露出充滿歉意的笑容。


「好。」只見王大寶一溜煙便衝出教室,跑到操場去玩了。



李怡青充滿自信地轉過頭來,看了看劉阿西,一邊還擦著汗:「怎麼
樣?我的教學還不錯吧?」





但劉老師只是緩緩地抬起頭,對她笑了笑,然後吐出一句話:




「課,不是這麼上的。」





頓時劉老師只覺得一股怒氣從胸口衝了上來,她努力準備了這麼生動
活潑的教學,甚至讓學生這麼喜歡上課,這時這個一直在旁邊納涼的劉阿
西竟然對她說「課,不是這麼上的」?這真是太令人生氣了!



「不然你說,課該怎麼上?」李老師的聲音因為憤怒而顫抖著。「可
別告訴我要腰馬合一啊!」




「這一課國語,」劉老師看了看她,笑著說:「是要學連接詞的,那
麼,就應該要上連接詞。」


「我……我當然知道要上連接詞!我等一下會補充啦!」李老師生氣
地說。



但老實說,她整個晚上都在準備遊戲,一時之間倒是沒去注意這一課
是要上連接詞?還是其他諸如書信格式、新詩體之類的碗糕。



「那……下一節社會課,你要上嗎?」李老師壓下胸口的怒氣,畢竟
對方還是唯一願意來幫忙的伙伴。「我準備了很多教學圖片跟簡報,還有
大富翁遊戲的教具,你可以用……或者還是由我來上?」


「什麼樣的圖片啊?真是辛苦你了。」劉老師好奇地問。


「這一課要上老街,所以我到處去翻拍書上的老街照片,要給王大寶
好好介紹全台灣的老街。」李怡青得意地拿出電腦跟一本黏滿便利貼的「台
灣的老街」。「你看,我還買了這本書,昨天晚上努力把它讀完了,還做了
好多筆記跟註釋。」



「謝謝,可是這一課應該不是要上這個,這一課的能力指標是2-2-1,
所以我大概都不會用到。」劉阿西站了起來,緩緩地走到講台上。此時上
課鐘聲響起,王大寶也回到教室裡了。




「那……我們開始上課。」劉阿西對著王大寶笑了笑。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