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天晚上,李怡青回到家裡,心情仍久久無法平復。


這一天她看到的,到底是什麼呢?這……這是真實的嗎?


她從來沒看過這麼恐怖的教學方式,從來沒有!即使是她還在師範學
校唸書時,也不曾體驗過這樣的上課方式!如果……如果是這樣的話,或
許王大寶是真有可能在月考裡擠進前三名的……不!甚至第一名都不是
不可能的事!




這位劉阿西,到底是誰呢?李怡青忍不住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開電
腦,嘗試在網路上查詢「劉阿西」的資料。




然後,她看到了那個東西。





那個讓她更加驚訝的符號——






龍!






※ ※ ※




一個禮拜後。


「月考正式開始!同學請把書都收起來,桌上只准留鉛筆、橡皮擦、
尺跟圓規。」這天,教務主任親自來到「鐵的紀律保證班」監考,同時全
校沒有課的老師也都來了。


只見大寶坐在他的原本的座位上,嘴角微微揚起。


劉老師回報以同樣的微笑。


「哼!現在還笑得出來啊!」呂老師看了他一眼,不以為然地冷笑著。



「開始!」教務主任一宣布,小朋友們便埋頭開始寫考卷。


歷經兩個早上,四個主要科目都考完了,這時已經是星期四的第三節
課。

為了公平起見,改考卷的工作則由隔壁班的陳老師來擔任,以免有任
何偏頗。而陳老師也很快來到班上,很快地改完整個「鐵的紀律保證班」
的四科考卷。



「好了。」他把整疊考卷交給呂老師。呂老師先是向他點了個頭,很
快把考卷翻到王大寶的那一份。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臉色大變。「為什麼……為什麼這笨
蛋……這笨蛋竟然會算圓的周長?」


「所以,數學是幾分呢?」李怡青笑著問。


「一……一百分……可惡!這一定是瞎貓碰到死耗子,還有其他三科
哩!」她很快翻到國語、自然跟社會的考卷,但每張考卷上都只顯示出她
所最不希望出現的數字:


一百分。



看來,這次的第一名真的是王大寶。



「這沒可能啊!這……這一定有鬼!」呂老師大吼。「你一定偷了考
卷對不對?這不公平!不公平!」


劉阿西伸出手,示意她安靜,然後逕自走上了鐵的紀律保證班的講
台,拿起粉筆。




「他……他想幹嘛?」呂老師問道,但在場其他老師也都是你看我、
我看你,誰也不瞭解此時這個實習老師——劉阿西到底想幹嘛,難不成這
時候他還想給學生上課嗎?





劉老師先深吸一口氣,然後再緩緩地吐出來。






「三一得三,三二得六,三三得九。」他開始唸誦九九乘法表。











轟!









呂老師只覺得腦門一轟,整個人便宛若長了羽翼般,遨翔在一望無際
的藍色天空中。







「三四得十二,三五得十五,三六得十八……」





這……這究竟是什麼感覺呢?

為什麼……為什麼同樣是九九乘法表,在他的口中,竟然能夠變成一
首動人的歌……不,說這是歌還太簡單了,這根本就是來自天上的樂曲。
其中的每個數字、每個停頓,都像是自天河傾洩而下的金色瀑布,那一字
一句竟是如此炫麗、明亮,如此深深撼動人心!





「三七二十一、三八二十四、三九二十七……」




呂老師只覺得自己像是吃了人蔘果,三萬六千個毛孔無一不舒服。又
像把一具乾屍……不……鋼絲拋向天際,在黃山三十六峰半中腰盤旋穿
插。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上到這麼美妙的九九乘法表,要是以後上不到
怎麼辦?





但劉老師不但沒有停止他的數學課,還換了另一個主題。




「圓的周長,等於直徑的三倍!」他嘴裡喃喃唸出公式,同時手在半
空中畫了一個圓。



那是一個金黃色的圓,宛若太陽般,瞬間在講台前爆裂了開來,將整
間教室幻化為金色通道,而身處其中的每個人則是感到全身都熱了起來。


這圓,就像給予我們生命、熱情與能量的太陽。而它的……它的周
長……竟然是直徑的三倍!這……這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原來……原來……圓周長等於直徑的三倍,我……我終於懂了。」
只見坐在座位上的每位小朋友一個個開始全身顫抖、喃喃自語,久久不能
自己。




連同呂老師在內,在場的每位老師都流下感動的淚。




「你不是普通的實習老師。」校長拭去眼角的淚,對著講台上的劉阿
西說。


「你……你到底是誰?」



此時一陣風從教室外吹了進來,將劉老師左邊手臂上的白布輕輕摘了
下來,露出臂上的符號。


看到那個符號,在場的每個人都大驚失色。




只見兩條長著犄角、觸鬚,身上佈滿金色鱗片,前腳的爪子抓著龍珠
的動物盤旋在劉阿西老師的手臂上。而那金色的光芒,竟讓在場的每個人
差點張不開眼來了!


「這個符號是……」校長顫抖地說。














「鱷魚……」大寶的聲音同樣顫抖。



「什麼鱷魚!這是龍!這是龍啦!」劉老師動怒了。








是的,那是龍。



在他的臂上,有兩條金龍彼此圍繞,形成一個金黃色的圓圈,而在個
圓圈的中間,則寫著一個大大的「特」字。





「你果然是……特級教師!」文宣主任大喊。


「沒錯!這位就是台灣史上最年輕的特級教師——劉阿西!」李怡青
站了起來,興奮地介紹。




「我聽說有些特級教師在台灣的各個鄉鎮旅行、流浪,為的是讓自己
的教學更加精進,並把『精進教學』落實到每個城鎮、每間學校裡,沒想
到……這竟是真的!」校長跪了下來,感動地說。


「別客氣,我不過就是一位流浪教師罷了。」劉老師走上前來,扶起
校長。



「倒是這位呂老師,你其實根本就不是一級教師吧!」



呂老師一看身份暴露,立刻拿下臉上的王冠、羽毛眼罩,並將披風打
了開來,露出一身黑色的衣褲。



「沒錯!我就是來自黑暗教育界的『教室女皇殿下』——呂凰佃!」
她跳到窗檯上,掩著嘴大笑。「好一個特級教師劉阿西,你竟然能看出我
的真實身份。不過,即便是你,也阻止不了我們黑暗教育界讓台灣教育更
加黑暗化的計畫!」



「你們不會得逞的。」李怡青握緊拳頭。


站在窗檯上的呂老師對著她冷笑:「等到有一天,我們把『七大傳說
中的教具』通通集齊了,我們就能夠得到最強大的力量,到了那一天,全
台灣的教育通通都會變成我們黑暗教育界的俘虜,哈哈哈哈!」


「後會有期!」她一轉身,便從窗檯向外跳了下去,只留下眾人的驚
恐,與留在窗戶旁的黑暗殘影。








「這裡是四樓啊!」校長嘆了口氣,緩緩地吐出這句話。「妳忘記今
天因為要統一考試,所以特地把學生從二樓搬到四樓來的事情了……」






砰!






「啊——」







「放心,只要我們的心向著陽光,每個人都會是特級教師。」劉老師
不理會樓下傳來的慘叫聲,只是走到窗戶邊,一手指著天上的太陽說道。


「看,讓我們對著夕陽發誓,我們要讓台灣的教育更好。」


「可是現在明明是十二點……」王大寶在旁邊嘀咕,當然,還是沒有
任何人理他。




一群人站到窗戶邊,望著夕……太陽,在心裡發誓,將驅趕黑暗,讓
台灣的教育邁向光明!


奮起吧!各位教師!讓我們把希望帶來,讓我們把九年一貫的能力指
標落實在教學與評量之中,讓我們一起手牽著手、肩並著肩,邁向更美好
的未來!









喔,對了,這裡真的不是地球喔。





真的……






真的啦……








THE END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