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阿花的臉朝著幼稚園的地面完全貼合。那是俗稱「狗吃屎」的姿勢。

黃老師相當的緊張,雖然說地上有加上一些保護的軟墊,不過要這樣摔下
來,說要完全沒事也是不可能的!黃老師掙扎了一下,克服想要繼續欣賞的念頭,走上前去扶起她。

也不能怪黃老師要猶豫,因為同樣是狗吃屎,無論是真正的狗,或者是模仿狗吃屎的人們,都無法表現出狗吃屎這種動作的美感,以及蘊含在那將身子與大地貼合時的和諧氣氛。

但……眼前的這個「擁有黃金色鼻涕的小孩」竟然做到了。

從那樣優美的伏地姿勢,你可以感受到那種完全與大地合而為一的協調,以及一股對自然的無限崇敬。而那種能夠震攝人的莊嚴與美感,更讓黃老師與其他還站在溜滑梯上的小孩,不禁有了一種想要跟著伏下來參拜的衝動。

黃老師發現自己竟然要去破壞這種美感、這種與大地的和諧,心中不禁深深感到罪惡。但這畢竟是自身的職責,她必須讓孩子避免身處於任何險的情況。

她將淘淘大哭的阿花扶了起來,仔細的檢視她身上的傷。


沒有!完全沒有!

不要說骨折或流血,在阿花的身上連擦傷都沒有!



她喘了一口氣。

無可避免的,她也開始對阿花起了一點懷疑。



為什麼?她不會受傷呢?

黃老師一面請同班的另一位外號小青蛙的胡老師幫忙看顧,一面走進辦公室拿急救箱。接著她就注意到一旁的學生記錄小冊子。

她的腦袋中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於是她去翻了翻小冊子上面的紀錄,竟然發現阿花從來沒有請過病假!



從那天開始,她就開始特別注意阿花這個小孩的一舉一動。雖然阿花本來就是一個相當引人注目的孩子,但是這是第一次有人抱著敵意去觀察她的。



黃老師在山上的師父曾經說過:

「『飛天育嬰流』的始祖當初只是在宮廷中養育皇子的奶娘,他們經由類似這樣的訓練來要求自己能夠成為最強的照顧者。而這個流派也經由『飛天育嬰流』的祖師奶,將流派傳遞到一般的平民中。」


黃老師通常不太搭理師父的「歷史課」,不過那次的話卻讓他印象深刻。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的祖師奶會離開皇宮嗎?」

「公司裁員?薪水太少?」年輕的黃老師搖了搖頭,顯然不太感興趣。

「其實,那時候面臨群雄割據的時代,而祖師奶從小扶養長大的主君卻因為迷戀女色,最後終於被其他的國家給滅亡了。」師父抬起頭,望向縹緲的遠山。

「傳說中祖師奶在傷心之餘,離開了皇宮,最後到了一條江邊,決定要跳……」


「等……等等!」

黃老師忽然想起今天的午餐是粽子的這件事,眼前這位老傢伙八成又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



師父不理會她,繼續說下去:「在那一刻,祖師奶遇上了一位阻止她的神秘老人。他告訴她命運中早已注定這個國家將因為狐狸精而亡國,雖然祖師奶無法阻止,但是她還有其他的天命在,還不能死。」

「狐狸精?」

「而這個與祖師奶結下孽緣的狐狸精,就在二十年後與祖師奶遭遇上,雖然當時沒有成功,但在歷經了無數的歲月後,這隻狐狸精與她的伙伴終於在『飛天育嬰流』弟子們合力圍剿中被消滅了。」

師父說話的速度忽然加快,也激動了起來。

「狐狸精在臨死之前發誓:『將來她還會轉世成為人類,並將以更強的能力、更能魅惑世界的美色,來向這個世界復仇。』」

師父停了下來,接著一字一字的慢慢說著:「這就是『飛天育嬰流』的宿命,將來這樣的女子出生時,就是我們流派真正守衛世界的時刻了!」

「喔。」黃老師有點無奈的應著。



「你可不要輕忽!據說這位轉世的女子最近就要出世了。那時候,你我都將要面臨最大的考驗……」


「喔……」





從回憶裡返回現實的黃老師,一看到張廖阿花,身子便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