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緩緩地走進公司的地下停車場中,將箱子裡的東西一股腦地

倒入垃圾桶中,原子筆、筆記本跟許多文件在垃圾桶裡凌亂地散落

著。


他爬進那輛陪伴他十年的老車子,將車子開離畫著白線的方格

中。那是他的位置,這個社會畫給他的位置。不久之後,另一個人

就會填補這個位置。


老陳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是兒子要放學的時間。


「今天還是上館子。」他拍了拍懷裡的資遣費,決定把這件事

情暫時隱藏起來。


於是他打起精神,將雙手放到早已褪色的方向盤上,順著熟悉

的感覺,將車停到兒子學校附近,等著放學的鐘聲響起。


他望著校門口前的大王椰子樹,吐了一口很長很長的氣。



絡繹不絕的學生從校門口走出,卻始終沒見到他等待的那個人。



「休歡梅?你是阿明的同學休歡梅吧?」他見到一個熟悉的臉

孔,連忙叫住那位學生。那是阿明曾帶回到家裡過的同學之一,特

殊的姓氏給了老陳很深的印象。


「喔!伯父。」國中生有點訝異地看著他。

「阿明他剛下課就先走了,晚自習沒看到人。」


「走了?」他皺了皺眉。


「他大概忘記你要來載他吧,所以先回家了。」休歡梅眼神飄

向遠處烤玉米的攤子,似乎刻意在閃避老陳的眼光。


「喔,那我回去看看好了,謝謝喔!」他對國中生擺了擺手,

就把車開走。





一如預期的,家裡沒有任何人。



他望著冰箱上的紙條,那是老婆留給他的,大意是說今天她還

是跟著隔壁王太太去逛百貨公司了,要他自己找東西吃。


他嘆口氣,整個人陷進沙發裡。


「不久之後,門會被打開,然後連同經理、同事跟老婆、書芸

都會端著蛋糕跑進來,告訴我這是一場整人式的驚喜吧!」他自言

自語地說著。




門依舊緊閉著。



什麼都沒發生,一如往常。


他想起自己也有無數次這種期待,像是期待父親會參加他的婚

禮、像是期待畢業典禮上自己可以拿到獎狀、期待自己有一天清醒

過來,有人會告訴他其實他不是平凡人,而是一個隱藏自己真實身

份的超人。




什麼也沒發生過,除了多年前那一次惡劣的玩笑外。



那是在阿明小學高年級的時候,班上的導師在一次班親會活動

中忽然對他說,他是她們尋找很久的「戰神轉世」。她還扯了一大堆

灰田什麼流或九尾狐之類的傳說,總之在他的力量覺醒後,他會成

為擁有強大臂力的特異功能者。


沒多久後,那位李老師就莫名其妙地離職了。聽說是精神上有

些問題,不過這是從某位有「廣播站」外號的家長口中聽來的,老

陳對它的可信度並不怎麼有把握。



「戰神?」他記得自己那天晚上還照著鏡子,看著自己皮包骨

的瘦小身材,絲毫沒感覺到任何一點「力大無窮」的氣息。


如果李老師指的是比他身材足足大上一倍的陳太太,老陳或許

還會相信。


無論如何,老陳只留下李老師一張寫著電話號碼的名片。「當你

覺醒了,或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跟我們聯絡。」李老師當時是這麼說

的。



老陳老早就不知道把那張名片擺到哪去了。


脫離現實、忽然察覺到自己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是每個孩子

幾乎都有過的幻想。


「超人嗎?」他自嘲著,闔上眼強迫自己進入夢境。




「我是音波俠!」夢境裡,一個巨大的黑影壓在他上頭,像是

在宣布重要事情般大聲地說著。


他環視了一下周遭,五顏六色的櫃子整齊排列在牆邊,地上還

散亂著許多玩具、圖畫書,許多小孩圍繞著他們,身上穿著印有小

菊花幼稚園的圍兜兜。



好熟悉的夢境……


好熟悉的回憶……



「我也要當音波俠。」另一個孩子將塑膠袋套在頭上,神氣地

說著。


「那我也要!」「我也要當!」幾個孩子紛紛起鬨,每個人都想

扮演目前電視正流行的卡通人物主角。


砰!


  最早宣布自己是音波俠的那個胖小子一拳把帶塑膠袋那傢伙從

椅子上打到地上。


「我才是音波俠!音波俠只能有一個。」胖小子得意地說著。

其他的小孩見狀紛紛閉上嘴。


「我還需要一個搭檔,閃電怪客。」胖小子隨手指了一個人,

那是他的跟班之一。


「我是閃電怪客!」被指定的傢伙相當合作,趕緊抓起地上掉

落的塑膠袋套住頭。


「還要一個壞人。」胖小子環視左右,每個人都刻意避開他的

眼神。


「就你啦!落客人!」他很快找到還是小孩子樣貌的老陳。「可

惡的落客人!看我的正義之拳——動感光波!」


「有這個招式嗎?」「不知道說……」幾個白目的小孩在一旁嘀

咕著,被胖小子瞪上一眼後趕緊閉上嘴。


還是孩子樣貌的老陳搖晃著身子,相當合作地倒了下來,佯裝

中了胖小子發出的動感光波。


「哈哈哈!演的好!真不愧是落客人!」胖小子相當得意地騎

在「小」陳身上。「以後我們玩音波俠遊戲時,都找你來當落客人好

了!」


「呵呵……我是落客人。」臉貼著冰冷地板的「小」陳說著。







「其實,我想當的是音波俠啊……」




不,不只是音波俠、閃電怪客,只要任何能夠脫離現實裡這個

軟弱的我,是什麼都好。老陳不只一次地幻想著,自己其實是在城

市裡打擊犯罪的蒙面大英雄,為了掩飾身份在現實裡扮演著軟弱的

角色。


直到有一天,他不得已洩漏了自己的身份。於是包括老師、胖

小子、同學、媽媽、爸爸、親戚……每個人都趕緊跟他道歉,並保

證日後會尊敬他。



不只一次的幻想與夢境。


夢裡,他真的成為擁有超人力量的英雄。而經常利用他的經理、

看不起他的老婆、女兒,以及嘲笑過他的同學們一一的來找他道歉。


夢醒之後,他坐在沙發上,無可自止地哭了起來。一個四十五

歲的老男孩。






平凡,或許就是一種罪惡。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