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說……封魔咒其實是九尾妖狐……」黃老師退了幾步,

連忙從身上掏出愛的小手,對準開始劇烈扭動的阿花跟美穗。


    「可是當年,前輩們的確是用封魔咒來擒拿妖狐……」


  「所謂的符咒都包含了正反兩種含意,抑制力量的符咒從另一

種角度來看,反而是一種積存力量的道具。」神婆指著發光的阿花

跟美穗。「當力量被抑制到某種程度之後,便會反其道而行。」





  「所以,封魔咒反而在此時會成為加速妖狐開啟力量的道具。」



  
  轟然一聲,原本包覆阿花跟美穗的封魔咒瞬間被光所吞沒,一

陣白煙從裡頭迅速地擴散了開來!



  「這……」小香揮動著手,想讓眼前的煙霧散去。

  


  接著,在場的每個人都見到,那在白色煙霧中,閃著銀白色光

芒的尾巴!


  

  以及……以及一個水桶?




「這就是……九尾狐張廖阿花跟……」黃老師瞪大了眼。「她的

坐騎——水桶妖美穗?」



水桶跳了一下,似乎對自己的真實身份跟稱號感到相當不滿。



  「阿花……是妳嗎?」小香往前走了幾步,隨即被優賦拉了回

來。


  「小心點,誰知道牠是不是還存有張廖阿花的意識。」優賦抓

緊小香的肩膀,露出擔憂不已的表情。


  白色的狐狸並不大,莫約像一般狗的大小,卻發出一股令人震

攝的氣息。後頭好幾條尾巴像扇子般展了開來,小香試圖去數了數,

正好七條。


  
  「妖狐,果然現出原形了!」黃老師等人握緊了武器,死盯著

牠。


  「不,這還不是她真正的原形。」神婆忽然朝著「七尾狐」走

近,嘴裡喃喃唸著。「還有最後的兩道封印還沒解開。」

  

  「所以,您就是和戰神同時轉世的『神婆』。」三十八代幫主「比

古劍光外興仁」說。「您一定是打算將妖狐引誘到這裡,然後趁著妖

狐還沒完全覺醒,藉由這裡的魔法陣一口氣替我們消滅妖狐!」

  


  「誰說我是來替你們消滅牠的?」神婆笑了笑。



  「咦?」

  「我來,只是為了遵守與那個傢伙的承諾。」神婆走近了校長

室的辦公桌,這讓黃老師趕緊抓起桌上的封印木盒,抱在胸前。


  「什……什麼承諾?」每個飛天育嬰流的人都察覺到事情不大

對勁。眼前這位應當是「前輩」的人,立場似乎跟她們有點不同!

  

  「我不過是要把替別人保管的東西還給人家罷了!」神婆一步

步靠近,這使得黃老師只能跟著退後。



  「您該不會是想把妖狐的……封印解開吧?」黃老師一邊退

後,一邊猶豫著該不該出手攻擊眼前這位「前輩」。

  

  神婆微笑著不答,只是步步逼近。


  一旁的白光與煙霧中,阿花與美穗的人類樣貌與方才的白狐、

水桶交替出現,彷彿正在進行某種角力。



  「我……我在好多動畫裡看過。」優賦忍不住驚嘆。「這恐怕代

表著妖怪跟人類的意識在抗爭,這將會決定阿花跟美穗的身體最後

屬於誰……如果阿花輸了,他們就會變成真正的妖怪了!」



  「那該怎麼辦?」小香著急地說道。


  「有了!通常這種時候,旁邊的人就要不斷地大喊他們的名

字。」優賦很有把握地說著。「這樣的話,原本正打算走向冥界之河

的他們便會回頭。」
  

  「什麼冥界之河?」知浩仍然忍不住吐槽,當然沒人理他。


  「我知道!我也看過很多這種動畫!」小香跟著喊道。「甚至這

個時候還會跑出一些死去的人跑出來,然後對他們說『這裡不是妳

該來的地方』。」


  「沒錯!就讓我們這些朋友努力地呼喚他們吧!」優賦拍了拍

小香的肩膀。
  




  「張——廖——阿——花!」




  
  「美——穗!」
  




  「阿——花——」




  
  「美——穗——」
  




  「阿……」
  











  「真是一群笨蛋。」神婆瞄了他們一眼。「電視看太多。」


  
  「飛天育嬰流——粉筆丟!」黃老師趁著神婆說話時,很快從

腰後抽出攻擊武器,對準神婆就是一擊。



  「想幹嘛?小鬼。」神婆很快抓了校長室裡的某座獎盃拋了過

去,打中黃老師。



  
  「竟然能夠擋下飛天育嬰流的攻擊……」幾個戒領大嘆。




  「從以前我就很想問。」神婆嘆口氣。「這些武功說穿了就是拿

東西K人罷了,居然還取這麼多神氣巴拉的名字!總之只要被敵人

拿更重的東西丟回來不就沒搞頭了嗎?」



  包含黃老師、比古劍光外興仁在內的幾個人忽然瞪大了眼,似

乎到現在才了解這個道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