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如此,我們還是不能讓步!」黃老師皺緊了眉,從身後

抽出一把愛的小手。「您恐怕是假冒的!不……就算您是真的『神

婆』,我們也不能讓您解開妖狐的封印,因為這樣會導致大災難!」


  
  「為什麼?」

那是阿花的聲音。



「那是當然,因為妳殺了那麼多人,造成了那麼多戰爭。」黃

老師轉過身,對著白光中的阿花喊道。「我們不能讓妳再度破壞現有

的世界!」



  「妳所說的,我一點也不記得,那根本不是我!」阿花激動地

說道。此時此刻白狐的形體已經漸漸消失,這讓一旁拼命喊著兩人

名字的小香、知浩、優賦感到興奮不已,連忙更加努力地喊著。


  「那是妳的前世,妳只是還沒覺醒罷了!」黃老師激動地喊道。

「妳當然不曾聽聞過,那些在妳隨意的一個念頭下受傷、死亡的人

們!每一位進入飛天育嬰流的弟子都聽聞過這些傳說,這些……因

為妳的力量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們……他們所留下來的故

事……」


  

  阿花腦門像是被重敲了一記。


  她當然無法忘記,在夢境中,那許許多多因為「九尾狐」而導

致的血腥戰場,以及那股腥紅色的刺鼻氣味……



  但,看得再多,知道得再多,這都像是另一個人的事情般。



  她哀憐、痛心,但卻從不認為這是因自己引起的,再怎麼說,

那也都是那頭「九尾狐」「銀」以及「獸王」「鐮」所造成的過去,

自己不是他們,更不應需要為了他們而感到愧疚。

  


  「我不是九尾狐銀!我不是妳口中的妖狐!」阿花怒聲大喊。

「我是張廖阿花!」



  「我也不是水桶妖!」一旁的美穗也忍不住跟著喊。





  「明明就真的是水桶腰……」不甘寂寞的知浩更忍不住喊道,

不過很快便在美穗的怒目下閉上嘴巴。


  




  「阿花——」




  
  「美穗——」




  一旁的優賦跟小香仍然沒有停止他們的呼喊。
  





  「真吵死了!」神婆皺了皺眉。「為什麼應該是很緊張的劇情,

卻讓人一點也不覺得緊張呢?」



  說完她便將身旁最後的兩個獎盃拋了過去,擊中優賦跟小香,

兩人立即昏了過去。


  這個舉動不禁讓黃老師在內的每個人鼓起掌來。

  

  「好吧!回到剛剛。」黃老師清了清喉嚨,試圖把現場轉回到

方才的嚴肅氣氛中。「剛剛提到哪裡?」






  「水桶腰。」知浩說,語畢便被美穗拿起地上掉落的獎盃敲了

一記,跟著也昏了過去。




  「這幾個人再不昏過去,別說讀者根本搞不清楚現在講到哪

裡,恐怕連作者都忘記了。」不知哪裡傳來的聲音說道,不過因為

聲音過小,並沒有什麼人在意。



  
  「你們說那是我的前世。」白色的煙霧漸散,阿花佇立在原地,

刻意轉移氣氛地說著。

  
  「但……什麼叫做前世呢?」


  阿花伸開雙手,周遭的一切瞬間暗了下來。

  

  「幻術……」「比古劍光外興仁」揮了揮手,要周遭的每個人提

高警覺。


  「別緊張!小鬼。」神婆瞇了眼看了看周遭的一切。「幻術這種

東西傷不了你們的!充其量這只能當作舞台特效罷了。」

  

  忽然間,一道又一道的畫面出現在眾人的周遭。


  「真是令人懷念的東西。」神婆嘆口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