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之前阿花進入「夢境」之後所見到的畫面——九尾狐「銀」

所不斷讓她知道的畫面!


  包含了森林中的遭遇……皇宮中的奢華……血腥的戰場……以

及自己與「人類」之間的愛恨情仇……


  數也數不清的各種感受從畫面中不斷流洩了出來,衝擊到每個

人!


  
  「這是我所見到的,現在你們也見到了。」阿花對著眾人喊道。

  




  「畫面跑太快看不清楚……」忽然醒過來的知浩在說完這句話

後,再度被美穗以獎盃重擊而陷入昏迷。



  「那麼,你們繼承了這些記憶,是不是也算九尾妖狐的轉世了

呢?」阿花問道。


  「那不一樣。」黃老師開口,企圖與阿花爭辯。「我們所看到的,

是別人的東西、別人的記憶,這不是屬於我們的前世!」


  「對於我而言,這也只是那隻九尾狐所告訴我的記憶。」阿花

嘆口氣。「看過了這些記憶之後,難道就能證明我或任何人的前世是

誰了嗎?」



  「『前世』究竟是什麼?」阿花跟著說。「繼承了記憶,算不算

前世?繼承了力量,又算不算前世?」



  她一揮手,周遭的景物再度轉換,出現的,是她小時候的情景。

那是阿花四歲生日時的情景,阿花的親人們圍著她與桌上的蛋糕慶

賀著。

  


  接連著的,是阿花上學時的點點滴滴……


  



  剛上幼稚園時捨不得離開媽媽的放聲大哭。




  上小學前一個晚上,第一次背上書包的興奮與期待。




  轉學時,對同學與老師們的不捨。




  國中時,無話不談的幾個死黨。



  


  以及……以及啃著筆唸書時,對即將到來的高中生活,那股無

限企盼的期待。




  包含了對親人、同學、朋友的許許多多情感,就這樣從一幕一

幕的畫面中流洩了出來。


  平凡人的……點點滴滴回憶。



  當中,當然也包含了黃老師,以及國小中年級時那個奇怪的張

老師。
  



  「千年以前的記憶,與我這十多年來的記憶,又有什麼差別呢?

倘若我是那隻九尾狐,那這十多年來張廖阿花的記憶又算什麼?」

  黃老師在內的幾個人只是瞪著眼看著,並沒有接話的打算。

  「你們忽然告訴我,我的前世是罪大惡極的九尾狐。」阿花的

語氣有點激動。「但我從來就一直都是張廖阿花,我所知道的一切、

我的個性、記憶無一不告訴我,我就是阿花!」


  
  「我為什麼要為前世——對我來說完全是另一個人——的一切

負責呢?恩也好,怨也好!那不都是另一個人的事情嗎?」

  
  「犯過的錯、造過的孽怎能那麼簡單地一筆勾消呢?」幾個戒

領為「妖狐」竟然企圖為脫罪而強辯的行為感到憤怒。「因果報應妳

沒聽過嗎?總之過去妳殺害了那麼多人、造就那麼多戰亂!我們怎

麼能夠姑息這樣的妖怪轉世呢?」

  

  「所以你們就扮演天嗎?」神婆用一種嘲笑的語氣說著。



  「前世的罪,前世的孽。」神婆嘆了口氣。「究竟是那個傢伙規

定要放在來世還的呢?」


  「前世是九尾狐也好,國王也好,妃子也好,那早都是上一世

的事,永遠還不完的!」她伸出手在空中畫了幾道符咒似的文字,

一瞬間阿花所放出的幻術便忽然消散不見,這讓包括阿花在內的每

個人都大吃了一驚。


  

  「神婆這位前輩,究竟是我們的人,還是妖狐的人?」黃老師

不禁在心裡湧起了這樣的疑惑。



  「獸殺了蟲,人殺了獸,妖怪殺了人……罪與恩的標準何在

呢?」神婆不理會眾人的驚訝,只是對著黃老師伸出手指,在空中

再度畫了一道文字。
  



  一瞬間,地上原本以簽字筆所塗的字和圖案紛紛爆出了白光,

像海浪一樣延伸了開來,吞沒校長室裡的每個人。



  黃老師大驚,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木盒,卻發現盒子也跟著爆出

了白光,上頭所貼的符咒像是著了火,瞬間焦黑捲曲,然後化為灰

燼。
  



  「這就是千年九尾狐最後的兩道封印,也是我承諾過要還給妳

的東西。」眾人聽見神婆的聲音。



  「張廖阿花,接下來,就剩下妳的選擇了!」

  



  阿花望著地上閃著銀光的咒文,自嘲般地笑著。「選擇?我還能

夠有什麼選擇嗎?」



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但踏出這一步後,自己將會失去更多的東西。那是平凡的自己

所珍視的,平凡人類的生活……



或許包括父母、朋友在內,大家都會因此而感到困擾吧!阿花

這樣想著。




倘若他們所認識的我,的確就是這樣一個妖怪?



「封印真解除後,覺醒之後的我,還會不會是我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