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獸王在上次爭奪『鐮之刃』時所受的傷還沒痊癒,

而且『鐮之刃』也還沒能夠與他的身體完全結合。」見到獸王的樣

貌後,小妖狐顯得有點高興。


「搞不好……這還真是可以一舉消滅他的好時機。」



「鐮之刃?」珊珊露出疑惑的表情。


「修練千年以上的鐮鼬,可以從他身上的『鐮』看出他的修行

與威力,而這也是有數千年修行的獸王最可怕的地方。」小妖狐從

懷裡掏出一支手機,很快地在上面輸入某個電話號碼。


「總之,獸王要將好不容易奪回的『鐮之刃』再度連接回自己

的身上,還得花一段時間的修養才行,看來他還沒完成這個步驟,

這表示我們有機可趁。」




一旁看著的小珊珊瞪大了眼,似乎對「妖怪使用手機」這種畫

面感到驚訝。


「幹嘛?我是在打電話給總部,通知他們獸王目前的狀況啦!」


「我以為妖怪都會使用千里傳音還是什麼法術之類的……」


「唉唉!妳電視看太多了啦!」小妖狐擺了擺手。「都什麼時代

了,打手機比那些要耗費靈力的東西要簡單多了!而且一個月只要

繳九十九元,就可以打很久喔!這就是那家『你給我九九,我給你

久久』廣告的手機門號啦!」



「……」珊珊忽然不曉得該說什麼。



「總之,『王』這次恐怕真是判斷錯誤了。」小妖狐望著操場上

的狀況。「看起來還沒痊癒的『獸王』根本就不堪一擊嘛!」





唰!




她話才說完,一道銳利的白光便閃過操場,將為首的蜘蛛精與

周遭幾個妖怪紛紛砍成兩半,紅色與綠色的液體濺滿了一地。




作嘔的念頭從珊珊的喉頭湧了上來。


周遭的妖怪們像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因為這位被喚做獸

王的少年不過就站在那邊,連動都沒動過一下。


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好幾個人——或者該說是妖怪——的

頭瞬間又飛了出去。


驚恐與憤怒交雜,這使得所有被集合到此地,相信眾人絕對有

足夠力量能打敗獸王的妖怪們間爆出了吼聲,數也數不清的妖怪們

化為原形,對準獸王撲了上去。





唰!



空中忽然閃出一道鮮紅色的血刃,伴隨而來的,是散落一地的

屍塊。


而少年只是站在那裡,讓身後沾著血的「鐮之刃」微微晃動。


叫做「靜瑜」的少女癱坐在地上,身上沾滿了自己與不屬於自

己的血,像是受了極大的驚嚇,瞪大了眼說不出任何話。


少年似乎感受到由珊珊這邊傳來的視線,回望了一眼。一瞬間,

眾人完全感受到來自獸王的強大壓迫感!凌厲的氣勢像是在述說他

絕對的存在,以及被選定獵物即將到來的命運。


「沒想到……縱使還沒完全恢復,彼此之間力量的差距竟是如

此……」小妖狐的聲音顫抖著。


忽然間,少年仰起頭狂吼,像是要把數千年以來的怨氣一次解

放開來似地。而一旁倖存的妖怪們也趕緊低下身子,擺出「屈服」

的姿態。



「事情大條了。」看著眼前的情況,小妖狐露出極為擔憂的神

情,然後望向背後的校長室,飛天育嬰流最強的幾位代表,都正在

裡頭嘗試封印九尾妖狐,沒有任何人知道或有餘裕來處理眼前「獸

王」的狀況。


事實上,當黃老師等人得知「獸王」出現的消息時,已經是十

幾分鐘後,而那時候伍寺山也再度變化而為「獸王」的妖怪原形,

開始在大街上引起暴動!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