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該來臨的時刻很快就到了。




餐廳距離公司並不遠,根本就只在隔壁罷了。雖然並不是什麼特別高

級的餐廳,不過氣氛跟餐點都不錯,而且還有類似包廂之類的隔間,算是

同事下班後經常出沒的地方。



坐在餐桌這一頭的我,無可避免地將目光掃向經理的左手小指。上頭

那條垂著的紅線明顯又增長了不少,而且正垂往我的方向。


雖然是千百個不願意,不過我還是仔細比對了自己手上的紅線。


  可怕的是,紅線垂下來的長度與經理完全一模一樣!而且也朝著她的

方向垂擺著,就算是我企圖想去撥弄也辦不到,因為每當我的另一隻手碰

觸到紅線的位置時,紅線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似地穿了過去。



「翌凱,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雖然原本兩個人約見面又不說話本來

就是一件奇怪的事,不過忽然這樣開口還是嚇了我一大跳。



「嗯嗯……當……當然,林經理。」




「現在又不是在公司,呵呵!直接叫我『伊儒』就好了啦!」



看著狀似親暱的「伊儒」小姐,我的身上再次感覺到一陣雞皮疙瘩。

這……這些不就是那種小說或芭樂電視劇裡常出現的對話嗎?



我不要啊啊!


地球的伙伴啊或是誰啊的趕快來救我!我把目光望向「伊儒」背後的

牆壁,就在牆壁的另一邊,我地球的伙伴筱晴正在那一頭待命。



或者說,是在吃我付錢請的牛排。


「對不起……我……我想要去一下洗手間。」就在情況漸漸熱起來的

時候,我趕緊實施最常被使用的尿遁。筱晴是這麼說的,這個招式一方面

可以冷卻或中止現場逐漸熱起來的氣氛,另一方面則可以給予敵人「這傢

伙有點膀胱無力,可能不行喔!」的錯覺。




無論如何,我趕緊離開包廂,往廁所的方向前進。



「喂!怎麼樣?」隔壁包廂伸出一顆滿嘴牛排醬的女人頭顱,顯然這

顆頭是我認識的人所擁有的,而且有個叫「筱晴」的地球人姓名。


「我觀察過,兩邊的線居然一樣長,而且方向還互相吸引……」我小

聲地將訊息傳達給筱晴。


「毀了毀了啦!如果連方向都是相向的,那麼一定是命中注定的啦!

你就不要掙扎了。」




「喂!」



看著眼前這位不負責任的地球伙伴,我真的開始懷疑任務成功的機率

是否真的不大。



「本來我就覺得,可以有人要就是好事,哪有這種明明緣分到了還打

死不肯認份的人,而且『伊儒』事業好、身材好,有什麼不滿意的啊?」



「拜託!幫幫忙!婚姻可是終生大事,我可不想跟這樣子的女人過下

半輩子!」




「那不然你想跟什麼樣的女孩子?」




我看了看著眼前滿嘴牛排醬,動作粗魯的筱晴。



「至少個性要溫柔、體貼文靜、有氣質、而且平時動作優雅,吃東西

不會滿嘴牛排醬……」



「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自己不會去照照鏡子先?」


「還說我啊!就是因為你這種孤僻的個性,所以才會一直沒有男

朋……」




「咦?翌凱你回來了?要上菜嘍!」包廂的門忽然被伊儒拉開,這使

得我趕緊站直了身子,並且順手將筱晴包廂的門推上。




「啊啊!」




我偷偷瞄了一眼,筱晴的頭是來得及縮回去,不過她那隻本來就因為

受傷而包上OK繃的左手又再度被夾到了。



「那是什麼聲音啊?」


「不……不知道耶!是不是有人在唱歌啊?」


「喔……這唱歌的人,聲音還蠻尖銳的說。」



幸好伊儒並沒有什麼特別想要深究的打算,於是我又順利的回到包廂

裡。



「你已經上廁所上了五次了,害我什麼話都沒有辦法好好跟你談。」

伊儒露出有點悲哀的眼神,顯然這股悲哀直接映照到我的心裡。



「嗯嗯……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我從小就很容易上廁所啊……」



該死!我為什麼要講這麼白癡的理由啊。



「好吧!我就跟你明說了。」


忽然嚴肅下來的氣氛,讓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打從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你對我有意思了。」


誰……誰把冷氣開到強冷啊?為什麼我的身體開始發抖了起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