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經理……」



「叫我伊儒。」



「依……伊儒,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我……」


「不!不要說!」伊儒伸出右手食指,以相當戲劇化的手勢輕輕放在

我的嘴前。




  「我都明白!一切都明白。」




明白個鬼。


「無論是在辦公室,或是在會議室裡,我都能夠感受到你那灼熱的目

光!不!不只是你,我能夠感受到辦公室裡每個人都經常地在偷看我。」



我想那只是因為你坐在時鐘的方向,任何一個心裡正常的職員都應該

習慣性地觀察下班時間是否到了。



「你要知道,我是一個專注在工作上的女性。」她忽然收起剛才的表

情,換上一副相當正經的面孔。


「今天找你出來,只是想解決這件置放在我心裡已經很久的事。雖然

我相當不好意思,不過該說的總是要說。」




不行!撐不住了!




我趕緊摸住口袋中的手機,按下所設定的第一個號碼,呼叫隔壁間的

緊急救援小組過來幫忙。




這也是最後的一招。




「之所以挑選你,是因為你很特別。」她用一種相當詭異的眼神看著

我。



我無可避免的瞄向她左手小指上的紅線,上頭的線已經延伸到某種長

度了,而且正緩緩地朝我的方向舉了起來。



不用說,這一定代表紅線即將要連在一起!



「我想,明天你一定能替我把這件事告訴大家。」




救命啊!筱晴你在幹嘛?



我睜大眼睛,望向牆壁的另一頭。


那是最後的一招,讓筱晴假扮成我的未婚妻,然後衝進來找我。無論

是再怎麼難纏的敵人,這時候總要知難而退了吧!




「嗯嗯。」伊儒站起身走了過來,然後輕輕將左手扶住包廂的日式紙

門,做出一個寫真書上經常出現的模特兒式動作。



我瞄了瞄自己右手小指上的紅線,已經朝著她的方向完全立了起來。



我真的不知道當紅線真正立起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萬一從那之後

我會忽然失去神智,或是跟大鈞、阿凡那樣忽然墜入難以預料的情網,那

一切就完了。



命運要靠自己去掌握?可是誰有把握下一分鐘自己的想法不會改

變?畢竟感情這種事要真是一種傳染病的話,誰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夠不生

病啊!



我緊張地瞪大了眼,只希望筱晴來得及衝進來。




唰!



紙門應聲打開,這使的我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所有的目光完全集中

在從門開口處探進身子的……的……男人?




男人?




一個戴著墨鏡,留著鬍子的男人走了進來。



「這……」



「這位是我剛從美國回來的未婚夫,叫做史帝夫。」


「啊……」我發現自己除了狀聲詞之外,發不出其他有意義的文字。



「我只想請你告訴辦公室的其他男士,雖然我明白大家的心意,可是

我早就心有所屬了。」伊儒對著我露出詭異的笑容,然後轉過身去和「史

帝夫」呈現親暱狀標準姿勢——那種婚紗照裡一定會出現的,要親不親的

姿勢。



「刷!」



就在這種超級尷尬的時刻,地球的伙伴出現了。


「林經理!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已經跟翌凱訂婚了!」牛排醬殘

渣尚未擦乾淨的筱晴跳了進來,接著抓住了我的手,用一種堅定的眼神望

向林經理。




至少這種堅定的眼神一直維持到發現那個抱著林經理的史帝夫為止。




「嗯!年輕人!祝福你。」史帝夫拍了拍我跟筱晴的肩膀,然後用一

種既是訝異又是鼓勵的光明眼神掃過我們。



「那我們就不打擾了,總之這頓餐就讓伊儒我請客吧!」



林經理彎下腰,用一種相當愉快的口氣說著。隨即將左手牽住史帝夫

的右手,從門口走了出去。




「他們……」



就在他們離開的那一剎那,我們兩人同時注意到他們手上的紅線已經

完全連結在一起了。




「這到底……」



筱晴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




「看起來,林經理手上的紅線似乎本來就要和那個男的牽連上,而那

個男的正好從外面走進來。只不過因為你坐在門口,所以看起來就好像是

要指著你的方向。」筱晴很快就用冷靜的口吻完成專業性的判斷。



我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一直呆呆望著公事包旁寫著「命運要

靠自己去掌握」的那張紙。




「這種事也不是沒發生過,總之如果有兩組人會同時牽起紅線的話,

他們紅線延長的速度應該就會是一樣的。」




「……」




「所以說……」




顯然我們兩人都想到了同一件事,隨即低下頭看向我的右手小指。



上頭,一條細細長長的紅線慢慢延伸……延伸……,直到連結到另一

個女孩子的左手小指上。




那隻手指,是筱晴的。




因為被紙門壓到,於是將OK繃撕了下來的那隻左手小指。




我和筱晴對望了一眼。




「那……」筱晴看著自己手上的紅線,忽然之間慌張了起來。



「怎麼辦?」



「嗯。」我搔了搔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那張放在公事包上的紙。





那張寫著「命運要靠自己掌握」標語的紙。





「既然是命中注定的……」


我用一種相當無奈的表情說著。



「那也就只好這樣子了。」



「嗯。」筱晴輕輕點了點頭應著。


「說的也是。」




「既然是命中注定的,那也沒辦法,只好……。」




不然,還能怎麼樣?


THE END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