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黑球從上空瞬間落下,筆直地朝著小珊珊的頭頂上方掉

落下來!


  
  「是……是毛蟲人!」幾個飛天育嬰流的弟子喊了出來。


  「我是蠶寶寶!蠶寶寶啦!」那個用絲線將自己纏繞在大樓頂

上的「張老師」生氣地大喊。


  
  小珊珊抬起頭,似乎還想用自己的「時間控制能力」躲過這些

便便球,但隨即發現這些便便球完全涵蓋住縛妖陣的操控區範圍,

除非自己離開操控區,不然絕對會被這些「便便球」給擊中。



  「可惡……」小珊珊當然明白這些「便便球」沒有什麼強大的

殺傷力,不過心理就是不願意碰到這些便便球。
  



  基本上,這不是戰術層面的問題,而是個人好惡與衛生習慣的

問題。
  



  「毛蟲人」顯然也因為縛妖陣的影響喪失了力氣,卻仍在自己

從大樓上掉落下來之前用「寶寶絲」將自己吊在大樓上,然後才能

從上空對小珊珊發動這樣的攻擊。



  「哼!」稍微猶豫了一秒鐘後,小珊珊終於決定跳離縛妖陣的

操控區範圍,緊接著這些數不清的「便便球」就這樣掉落了下來,

瞬間將「操控區」堆出一座小山!



  「這……這太不衛生了。」魔界教父忍不住拿出手帕,摀住自

己的鼻子。
  



  就在小珊珊離開操控區的同時,整個縛妖陣的大地精氣聚集也

瞬間停了下來。而在場的人與妖怪們也發現自己的力量不再像水龍

頭被打開似地流洩掉,不過短時間內自己的力氣仍無法完全恢復。


不過,縛妖陣正中央的黃色光圈卻沒有就此消失,而獸王與靜

瑜依舊被籠罩在這道黃色光芒之下。



「因為陣法被打亂了,因此縛妖陣失去對封印範圍的約束

力……但卻仍殘餘相當多的力量在陣法的中央……這表示封印的力

量依舊存在。」魔界教父的智囊「年輪」見到眼前的景象,立刻了

解魔法陣目前的狀況。



靜瑜似乎也察覺到周遭的改變,緩緩地站了起來,扶著伍寺山

從黃色光圈中走了出來。這一次,光圈的邊緣不再有方才的強制束

縛力。而九尾狐碰觸到光圈的部分也不再產生任何傷害。



即使如此,縛妖陣的中央仍有封印與消滅妖怪的效果,倘若靜

瑜不把伍寺山帶走的話,傷害仍會持續下去。



靜瑜慢慢地將完全暈過去的伍寺山放置在地上。少年的身上完

全是赤裸著的,因此每個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位「獸王」所化

成的少年早已傷痕累累,而那把原本長在背上的「鐮之刃」也再度

斷裂脫落在地上。



「他……他曾經是一個連螞蟻都不敢殺害的人啊……」靜瑜伸

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少年的頭髮。



「做錯事的是獸王,不是他。」靜瑜仰起頭,望向魔界教父與

周遭的人。「你們說縛妖陣只會對妖怪有效,而一個被妖怪附身的人

類會在進入縛妖陣後,再度回到原本人類的樣貌……不是嗎?」



「如果……如果附在他身上的妖怪早已吞噬掉他的意識的話。」

「年輪」撐著柺杖,緩緩地走了過來。「那麼即使妖怪的部分被除掉,

他也只是一個空殼……」



靜瑜低下頭,望著這個躺在他前方,陷入沈眠狀態的少年。




「或許,或許並沒有『附身的妖怪』這種東西。」九尾狐平緩

地說著,但周遭包含靜瑜在內的人並沒有能理解她話裡的意涵。


  「如果一個人忽然記起另一段回憶中的傷痛,那麼人為什麼不

能成為另一個人呢?」
  



  「就像眼前的……她。」九尾狐朝著前方望去,那是正對著她

走來的小珊珊。
  




  「飛天育嬰流的……創始人轉世!」




  所有聽到這句話的飛天育嬰流弟子紛紛嚇了一跳,將目光投向

小珊珊。
  



  「妖怪。」小珊珊瞪著眼前的九尾狐與獸王。「就算沒有縛妖陣,

我也要讓你們回到地獄之中。」
  



  「這……」三十八代幫主「比古劍光外興仁」顫抖地說著。

  

「第五位能力者……喔不!應該說是第一位能力者。」


「飛天育嬰流的……祖師奶!」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