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人再度相遇的這一刻,九尾狐「銀」、神婆、飛天育嬰流的

「祖師奶」彷彿再度回到那數千年前的時代,在那個有著華麗裝飾

的宮殿中……



「妖怪。」在大殿上,那位「奶娘」曾經識破九尾狐「銀」的

真面目。


在那個國家因此被其他國家消滅時,那位「奶娘」曾經抱著自

己最珍視,同時也是自己的國君屍體,對著九尾狐遠去的背影大喊

著:



「妖怪,無論妳去到哪裡,我都會找到妳!」



在那之後,原本就擁有特殊能力的奶娘為了復仇,在修練許多

除妖法術後,開始瘋狂地尋找九尾狐與獸王的蹤跡。


自負甚高的「銀」與「鐮」當時卻沒能知道,奶娘所覺醒的「時

間操控」能力竟然是他們的剋星!



無論獸王所使出的風刃有多強悍,完全傷不了「奶娘」一絲一

毫。因為這著女人總能在任何攻擊接近自己時,彷彿讓時間瞬間靜

止般地,輕易找出風刃之間的縫隙。



然後女人——這個曾經只是平凡奶娘的女人,在死前創立了飛

天育嬰流,一個以追捕獸王、九尾狐為主的門派。


數百年後,飛天育嬰流終於在神婆、不敗女神、疾風、戰神等

四位「能力者」領導下,暫時封印了獸王和九尾狐。




直到……直到一千七百年後,所有的人終於再度回到舞台,去

了結這橫跨數千年的恩恩怨怨。







「妳……還是小珊珊嗎?」黃老師忍不住開口對著眼前的「祖

師奶轉世」問道。


「祖師奶」並沒有做任何回答,只是逕自朝著九尾狐走去。


「她當然還是小珊珊,只是……只是想起另一個自己所經歷過

的記憶。」神婆不知什麼時候也撐著柺杖,在其他人的攙扶下走了

過來。



「當一個人記起過去曾有過的強烈悲傷、怨恨或珍視的事情,

很難不被這些情緒吞噬,而呈現出與原本自己完全不同的樣貌。」




小珊珊走到獸王與靜瑜的旁邊,停了下來。


「一個已經除掉了,還剩下妳。」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可以消除掉妳所有的恨意?」九尾狐

低下頭,望著眼前的小珊珊。


小珊珊點了點頭,臉上的怒意依舊不曾消失。


「那張廖阿花呢?是不是也要像他一樣……」九尾狐撇向攤在

地上的伍寺山。



「張廖阿花可以留,九尾妖狐不行。」小珊珊冷冷地說。「但如

果妳們是無法分開的個體,那麼我就要將你們一塊消滅。」



「為了復仇,即使犧牲掉無辜的人也無所謂嗎?」她環視周遭

那些因為縛妖陣而暫時喪失力氣的人們。




「真的只是為了復仇嗎?」



「還是……只為了掩飾自己當初的無力感與悔恨?」九尾狐平

靜地說著,語畢便緩緩地朝著小珊珊靠近。



  「妳認為真有辦法對付我嗎?」



小珊珊只是將雙手平舉,似乎預備召喚某種強力的法術,隨著

她嘴裡吟唱出的咒文,她的手上再度聚起某種具有攻擊性的法術。


眾人無不摒住氣息,注視著這場他們完全無法介入的戰爭。



「神婆,您還記得當時我問妳的話嗎?」九尾狐忽然不理會眼

前的小珊珊,而對著一旁撐著柺杖的神婆大喊。


「當時我問妳,有沒有可能在這一切之後,我終於能夠如願以

一個普通的人活下去?」



像一個普通的人那樣,能夠愛自己所愛的人,陪伴著自己所生

的骨肉,然後像一個普通人那樣活下去……



「選擇。」九尾狐大喊。「當時您是這麼說的,我可以選擇自己

是不是要成為一個平凡的人!」



「當時我不懂,一個妖怪怎麼能夠有權力選擇這件事?但現在

我懂了。」



神婆點了點頭,似乎明白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





忽然,九尾狐嘆了口氣,便朝著黃色的光圈走了進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