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選舉前的各種紛擾,我總會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台灣真正的問題其實並不在於「不知道哪一個是正確答案」,而是「人們不習慣包容其他的答案」。

如果從教育上來看,這並不是不能理解的結果。
畢竟過去我們太習慣「問題-答案」這樣的連結,一個題目出來就要有相對的正確答案。很多時候學校所教的東西並不在「為什麼」,而是「你應該要這麼做」;即使有教「原因」,通常只是用來「幫助記憶答案」用的,或者連「原因」也都很習慣用「告知」而非「帶領你去理解」的方式。所以這些原因到最後經常也是答案的一部份。

所以我們會很在意「哪個是對的答案」,以及「這個答案是誰講的」。延伸出來就是很習慣去找一個最有代表性的人或媒體去相信,因為要去判斷這些東西的對與錯,實在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也因為這樣,名人們所說的話,很容易就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力。
對於很多民眾而言,與其一個一個檢視做判斷,不如直接信任某個具有代表性的人,「我相信你的選擇」這種想法不但輕鬆,出了事也可以把責任歸到對方身上。

有些需要專業能力的事情,這麼做其實並不壞,但也有不是該領域專業卻要影響人們信任感的情況存在,甚至這種習慣還有可能被加以操控。
比方第四台或地下電台常見的某些藥品、商品什麼的(只是概略性的舉例,其實這種情況到處都是),常會找一些明星或醫生、教授之類的人來為產品代言或掛保證,這本來也是很正常的事,但問題就出在有些代言或掛保證的人並不見得是真的,有些是冒充的,或者摒棄專業而就商業利益的也有,甚至掛羊頭賣狗肉的。其實只要搭上什麼德國科技、日本暢銷、國際認證之類的名稱,再找一些知名藝人(通常不是該領域專業)作見證,產品很容易就銷售出去;只是萬一出了事,藝人們就會跑出來說那是戲劇效果,或者代言時並不瞭解之類的,我常覺得這是睜眼說瞎話,因為他們靠自己的知名度與別人的信任感賺錢,當然要為此負責。

這種壞習慣在選舉的時候會變得問題更嚴重。

每每有什麼政黨大老、大企業老闆、藝人或學者、地方知名人物表態時,常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而候選人也就會拼命去尋求這些人的認同。
弄到後來,還會出現很多的質疑聲,比方把阿扁當初勝選的原因歸在李遠哲的身上,或者會要求某些人不應該對政治做任何表態,因為這樣會造成影響,是不公正的。

問題愈來愈嚴重後,就會有很多人不敢表態,或者不願談論政治、不表明立場。


其實這是很奇怪的事,說得難聽點:你高興支持誰,關我屁事?票是我投的,責任當然在我身上。

正常的情況應該是「每個人都樂於表達自己的不同立場與看法,而每個人也都有機會去影響或被影響」,而不是向現在這樣,人人在意的是「爭執出誰是正確答案」。

本來一件事在不同立場下,就應該會有不同的答案。但我們不習慣這種概念(或者說能講出這種概念卻不理解與實行,因為這種概念也只是一個「標準答案」),所以藍的聽不進綠的,綠的說藍的都騙人。
反正有什麼意見出現,只要把對方與自己切開就行,很方便。接著什麼「中共同路人」、「中國X」、「綠營人士」、「激進份子」、「台獨主張者」、「紅衫軍」之類的切割就出現了,但說真的,不管對方是誰,他都一樣有權利表達他的立場。

我們應該是一個,如果有人說「台灣獨立」或「與中國統一」、「維持現狀」的不同主張,都不用害怕被排擠或被冠上標籤的一個社會。
因為每個人都一樣是這裡的居民,每個人有權表達,也可以影響別人,重點是每個人要做自己的判斷。

如果是這樣,那麼管你是李遠哲也好、郭台銘也好、辜寬敏也好、李登輝也好、隔壁的老王、菜市場賣豬肉的阿花也好,每個人都可以表態,只要說得出理由,他們對你我的影響情況都應該差不多。
你高興去站台就站台,那又怎樣?(這樣也就不會出現那種為討好某些人而把利益集中在少數人身上的情況)

但很遺憾的是,目前我們並不處在這樣的環境裡。

因為我們很習慣單一個標準答案,就好像小時候的卡通總要區分出好人跟壞人那樣。而當類似「鄭成功到底是不是好人」這樣的議題冒出來時,我們會趕快找一個立場站(通常取決於族群、血統或前陣子接受到的教育),而不是去試著從原住民、漢人或不同角色的立場做思考判斷,因為花腦筋實在是很麻煩的事,所以就會出現「某個人大家覺得是好人,忽然出現負面消息就覺得他的好人形像是假的,再過不久翻案大家又覺得他是好人」這樣的情況......說穿了,這種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本來就很少。


有人說社會科不重要,有人說音樂或美術不重要,但其實很多事都是:在具備這種能力之後才會體認到缺少它的嚴重性;不具備的人往往不覺得有什麼大問題(事實上以前被認為很重要的國文、英文和數學,對我們的生活也並不如想像中影響那麼大,就好像當年古文不明白意思、英文沒學好、三角函數搞不清楚,甚至是小學很基本的除法,真正在生活中運用的機會並不見得比音樂美勞還多,但具備這種能力的人自然會發現到它所帶來的價值性)。

說真的,「教育」會造成的影響真的很大很大!決不是只有考考試、拿拿文憑那麼簡單而已,每個方向或每一種形式,日後都會對我們的社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我一直很想在小學玩統獨議題的討論,重點在練習理解不同立場的意見形成原因,而不是討論出誰是標準答案。雖然感覺會很敏感,但說真的,小孩子的包容力遠比他們的爸爸媽媽要好得太多了。或許哪年教到高年級時,就真的來玩......希望到時候不要因此挨罵而上報紙XD)


其實我本來想寫昨天去西大墩窯探查的紀錄,照片都整理好了,只是那糟糕的無名上傳小幫手就是不給傳(無名一直在挑戰我的忍耐度啊>///<),所以在很悶的情況下寫這篇。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