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教師

話說,在教師評鑑與分級的時代,特級教師劉阿星踏上他流浪教師的旅程,並與暗黑教育界對抗,尋找七大不可思議教具……

唔,以上故事請參考[短篇] 教師評鑑與分級制度(1/4)

這篇要來說說教師專業評鑑,說起來這實在是一件奇妙的事,因為這是一個「有六成教師都同意應該要做,但實際執行率卻低於一成」的詭異政策。

章魚哥傲嬌

如果大部分老師都同意,為什麼實際執行時的意願會那麼低呢?難道教育界也走傲嬌路線嗎?現在大家都要受評鑑,憑什麼老師不用?憑什麼大家考績都是甲等?

代誌當然沒有那麼單純,但也不難猜到,簡單地說,就是在現有的教育文化下,教師雖然覺得「應該要評鑑」,卻「不相信這個評鑑會很公正」,或是「不相信這個評鑑能評出教學的好壞」。

幾乎每次提到教師專業評鑑,教師會幾乎都會提出這兩點疑慮:「誰來評鑑?」以及「評鑑的標準是什麼?」

我一向是雙手雙腳贊成教師評鑑的,更認為應該要教師分級,而且最好還要綁薪資的。但如果你問我相不相信教師評鑑的標準,以及相不相信負責來評鑑教師的人會很專業,我也只能說:按照教育界文化的現況來看,我也不相信

友愛同學師長作業簿

(關於這個很讚的作業簿,請參考uglyfamily的網誌)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的教師專業評鑑不但很難分出誰是專業的老師,更可能會讓原本一些很認真的老師,為了準備評鑑資料而疲於奔命,甚至排擠到原本準備課程的時間。

不,看到這裡,別就輕易斷定認為我是反對派,我真的是「贊成教師評鑑」的那一派,您應該可以從我以前的部落格文章裡發現這點。在現有不尊重教學專業的文化下,我們的教師專業評鑑也一定會充滿各種亂象,甚至有可能變成「部分行政人員清算異己的工具」,但如果想遠離這種文化,還是只能靠教師評鑑、分級才行。

如果我們看待一個在教學上耕耘專業的老師,會比看待一位普通的教授、校長或主任有更多的尊重,那麼才會有更多老師願意投入在教學上。(但實際上並不是)

但是我眼前有個非常大的障礙

遺憾的是,就目前我們教育界「沒有教學專業,只有學術專業和行政專業」的文化影響下,我們的教師評鑑標準也完全是以「方便學術、行政做評鑑」的思考模式去設計的。

我這麼說好了,今天如果有某位基層老師非常用心在他的教學上,帶班也非常認真。但除非他把這些東西拍成照片或影片,依照行政要求的表格、格式製作成果檔案,或者按照格式寫成行動研究,不然他是不會被承認有教學專業的。

 

我們花了太多時間在「轉譯」這件事上,把我們在教學上早已很習慣的語言,轉譯成學術界與行政聽得懂的語言。

在這樣的文化下,許多參與評鑑的老師大部分的時間與心力,都耗在APA格式、文獻探討與那些配合上級的成果報告格式上,而不是我們的教學本身。

 相信我我是專業人士

很簡單,因為我們以前沒評鑑,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至少主政者不知道)誰是教學專業的老師,於是我們僅只能從現有的系統中(就好像RPG裡的升級系統),找出地位較高的人來擔任「評鑑者」。

不過,在我們現有的升級系統中,教學專業從來就不是裡頭的條件之一,這也代表著我們的評鑑者可能具有很高的學術頭銜,或者具備很強的行政能力與辦學能力,但他們的教學到底專不專業?這完全沒有人敢保證。你當然可以找到教學很棒的行政與學術人員(我就認識不少人),不過他們也往往因為職務上的關係,不得不距離教學現場愈來愈遠。

也因為大部分「評鑑者」本身在「教學專業」這件事情上是比較陌生的,所以「被評鑑」的教師們也就不得不配合這些標準,把自己的教學「翻譯」成評鑑者熟悉的語言,甚至是可以方便「評鑑者」在最省時省力的情況下,快速完成「評鑑」這項工作的。

不過,一個不熟悉這些語言的老師會怎樣呢?就好像我所見到,很多將「行動研究」與「教師專業」畫上等號的教育單位,在所制定的標準上,總會把焦點放到「符合格式」上。(所以我才會說,很多老師不得不把大部分心力花費在APA格式與文獻探討上,而不是他們的教學本身)

於是你可以發現一個現象,就是上層做了很多轟轟烈烈的成果,但很少有幾項是基層真正需要的。(想想看,那些成堆的成果冊與行動研究,甚至是教案比賽,實際上有幾個老師會真的打開來看的?絕大部分老師會喜歡的,還是那些很實用的教學資源上)

每個人都有一個地方特別脆弱

先前在立報有兩篇投書〈校長的小革命:教育品質低落 課稅配套不當使然〉、〈校長的小革命:教育品質低落 課稅配套不當使然〉,在網路上引起很大爭議。裡頭的爭議點很多,一來是投書的校長竟然在不熟悉教師薪資的情況下亂講(而且後來還又硬凹,火上加油),二來是裡頭的描述過於「針對性」,反而也讓人以「很多校長也不專業、缺乏評鑑機制」作為質疑與反駁。

不過我覺得裡頭最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句:「行政處理配合度也應納入,很多教師兼任行政工作的意願低落,若能將配合學校行政工作納入評鑑項目,對學校運作有幫助」。

短短一句,便完全說明了許多現場教師對評鑑的恐懼原因,就是「教師評鑑」在現有的教育界文化下,很可能變成一種「清算工具」。

不,我不是說這點一定不好。倘若今天他們的上級是很有智慧、很讓人信任的,那麼這個規定可能反而可以讓整個校務變得更好,就好像社區總有一些需要大家投入的公共事務。但我們的問題在兩件事情上:

1.「被評鑑者」信任「評鑑者」嗎?

2.這件事跟「一個老師教學專不專業」有關嗎?

龍貓_麥當勞版

關於第一點,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但我必須說,我還是知道有一些教學上很專業的校長、主任與教授,如果是他們來作為評鑑者,那麼我想大部分人都會心服口服的。

但遺憾的是,他們只佔少數,而且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被評鑑者都很容易有一種質疑:「啊你是有比我教得好嗎?你對學生的了解有我多嗎?你的教學經驗有我豐富嗎?啊你一個禮拜上幾節課?」在彼此不熟悉或不信任的情況下,能維繫「評鑑者」地位的往往只剩下「頭銜」一項。

而第二點就更可怕了,因為它牽涉到「思維模式」,或者說,這是一種在現有教育文化下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思維模式」。

是的,為了校務的運作與發展,老師怎能不配合行政事務與學校發展呢?一個認真的老師,當然應該有比較高的行政配合度,因為那是身為職員應該做的事。如果不這樣的話,那麼校務就會一團混亂,到時候又有誰願意來當行政呢?(不過老實說,雖然我常聽到「現在還有誰願意當行政」這句話,實際上還是看到一大堆人前仆後繼地想當行政)

不過,如果從家長(顧客)的角度來看呢?

你在乎你孩子的老師很會辦理那些行政業務、工作效率很高嗎?不,如果我是家長,我才不管那些東西,甚至我會希望我孩子的老師最好什麼職務都不要兼,只要專心把我的小孩教好就夠了 (舉個明顯的例子,如果家長聽到這個學校的老師很多在念或準備念研究所,是會皺眉的;只有「念完了」才會讓他們感到比較開心)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觀念落差,涉及到「怎樣才算是一個專業的老師」。尤其因為教育界與商界不同,很多商界主管對於績效的概念是無法直接應用在教育界的,偏偏我們教育界又很喜歡模仿(或者說憧憬)商界,更熱衷於把商界經營者流行的各種名詞套到教育界上。(例如SWOT啦、紫牛、長尾、藍海之類的……我對此不夠熟悉,但我想您應該可以舉更多)

一定要靠眼神

回到主題,其實這些現象都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由於我們對評鑑規準與評鑑者的不安,使得在制定規準時,不得不用更大量的學術研究來壯大它的嚴謹度與代表性。甚至光是進到一個班看教學,就可以有一大堆的表格跟畫記要填,沒受過一定訓練還沒辦法填答。(但當門檻提高時,可以擔任評鑑者的人數也變少了,這也是雙面刃)

這些表格不見得不好,它們很適合用來協助一個老師觀察它自己教學有沒有盲點。不過,當它要作為評鑑規準時,恐怕還是一樣涉及到「評鑑者是誰」的問題。

其實說穿了,教師專業評鑑中那一大堆表格與評鑑規準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一條:教學是否能有效達成教學目標?(其實還有另一個系統,是關係到導師如何帶班的,這部份反而是比較受到關注的,而且對評鑑者而言,要相對簡單評斷的多)

不過這就跟「雞生蛋、蛋生雞」的道理一樣:

想做教師專業評鑑->需要教學專業的老師來擔任評鑑者->不知道這些老師在哪裡->必須靠教師專業評鑑來找出這些老師->可是做教師專業評鑑又需要這些老師來當評鑑者……

巴哈姆特

矮油,這麼複雜該怎麼解決啊?你問我我問誰啊?這種事總有薪水比較高的人去想辦法咩!

 

你為什麼不問神奇海螺呢

(這張圖真好用)

我只希望,我們可以早日發展出一個在行政與學術之外的專業系統。當一個老師想提高地位與薪資時,他不用放棄教學專業而去追求行政與學術專業,而是可以安心地好好發展自己的教學專業。

然後,我們所提到那一大堆跟教育改革有關的理想,才比較會有實現的機會(光只有熱忱與健康,是很難永久維持下去的),而不是每個政策在規劃時都很熱血,但一進入到現有的行政文化裡就又變成做成果與填表格,東學一點西模仿一點,然後最後又不了了之。

不過,教師專業評鑑在實際進行過程中會怎樣,我可是跟其他人一樣,不太有足夠信心。

1271170892497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verDark
  • 喔那個敬愛老師作業簿真棒 XD
  • 報告報告!請問敬愛助教可以用一樣的方式嗎?

    風聆 於 2010/09/12 18:30 回覆

  • EverDark
  • 可以不要嗎!
  • 你為什麼不問問神奇海螺呢?

    風聆 於 2010/09/12 22:27 回覆

  • 喵喵老師
  • 您好:
    看了您的文章之後,我想到:若是讓校長也上課,這樣找校長來評鑑,說服力應該比較夠一點。(最好校長的任課品質還要受到家長與同儕的檢視)
    沒什麼,只是剛好看到,一時想到的。
  • 我倒覺得校長的專業就是行政領導,請校長上課這有點過火了XD 因為就算上了課,大家還是可以挑啊 (倒還真的有認識的校長常跑去幫老師代課,或者自己上陣做實驗課程的)
    就好像家長不會在乎他孩子的老師行政能力是不是很強;我們也不會在乎校長是不是很會教書啊!因為那不是他最需要做好的工作。
    不過之前有聽過幾位校長,會因為想了解教師的教學而經常去課堂後坐(不是從窗邊走過,而是坐完整堂課),然後提出建議與協助,這感覺就很不錯吧!
    可以有會教的評鑑者當然很好,不過如果可以專注在評鑑這件事上也並不是不行,只是在這件事上要夠專業,並能讓人感覺到信任,而不是翻翻資料草草看過那種。

    風聆 於 2010/09/12 22:26 回覆

  • loser1
  • 被評鑑者質疑評鑑者黑箱作業這到處都是。就算我們私人企業打考績下屬的分數直接連接到主管分數(所以每次跨部門總排名時各主管只差沒把折凳拿出來用)都一樣,各鄉民部屬們總會編派誰誰誰是錦衣衛,誰誰誰是主管心目中的掃地工。

    就算當年張居正搞京察還不是一樣怨聲載道大家牆倒眾人推絕不留情?

    怕別人評鑑不公絕對不可以拿來作為反對的理由;尤有甚者老師應該主動提出評鑑的方法才對。(就我在PTT上看到的,反對的多,想得出方法的沒有。)
  • 雖然我是贊成派,但我真的覺得評鑑不公是可以拿來當反對理由的。
    因為粗糙的評鑑會導致不良的後果,比方我就知道南部某個要求教師考績要有一定比例打乙等的縣市裡,有位帶領團隊得到全國教學卓越獎,本身還受邀為中央輔導團員、身兼教科書評審的優秀老師......嗯,她考績乙等。很簡單,因為在缺乏評鑑標準的狀況下,我們的文化就是「輪流」,甚至誰菜、誰在時間的學校少、行政配合度低之類的,當然就是他了。
    如果只是從道理來說,評鑑是一定要做的,但從實際來考量,如果我們在評鑑下的功夫不夠,則會導致不良後果。
    我覺得難過的,就是一方面覺得評鑑一定要做(也真的會做),一方面又知道他必定會經歷這段坎苛、充滿不公與混亂的路。

    風聆 於 2010/09/13 12:1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