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打電話來說,奶奶住院了。」


聽到小女兒佳萍這麼說時,李太太的心頭一驚,接著便趕緊拋下手上的菜籃,衝到電話的前面。


「上午媽在客廳裡看電視,忽然就整個人倒下去……」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大伯的聲音。勉強可以聽得出來,大伯像是在壓抑自己的情緒似地,一字一字用力地說著。

「現在人正在醫院,還沒有清醒過來。我給你病房號碼……」




那天晚上,李先生和李太太把小孩安置在隔壁王太太家裡後,兩個人就趕緊趕到醫院。

「在六樓。」大伯很早就在醫院門口等他們了,對他們揮著手,指著一旁的電梯。


上了六樓後,他們在病房外等了一陣子。


「護士說,要等到八點才能進去。」大伯指著加護病房外的告示牌,上頭寫了幾個可以探訪的時間。

大伯一個人坐在椅子上,身上還穿著上班時的襯衫,卻顯得較為凌亂,領帶也被鬆開,看得出是在接到消息後,急急忙忙趕到醫院的。

他疲憊地半躺著,頭後仰靠著椅子背後的白色牆壁,像是耗光電池的機器人。


「怎麼發生的?」李先生一下站了又坐,坐了又站,神色慌張地問道。

「媽先是倒在客廳裡,小瑩看到後大叫,瑜涵趕緊跑出來打電話,就送到這邊了。」大伯坐正了身子,試圖跟弟弟解釋發生的事。


小瑩是大伯的小女兒,而瑜涵則是大嫂的名字,和媽住在一起。


「那……現在的情況怎樣?」李太太不安地問道。

「等一下……醫師出來會跟我們說吧!」大伯指著牆上的時鐘。


李太太望向那個黑框白底的時鐘,時針與分針分別以不同的速度緩慢移動著。她忽然想起好幾年前父親住院時,自己也在病房裡看著這樣的時鐘。

兩個不同的時鐘,兩段不同的時間,卻有著同樣焦慮的心情。



砰!



加護病房的門被輕輕地打開,一個穿著白衣服的護士走了出來,向大伯和李先生詢問他們是否是病患的家屬,然後要他們先進到裡頭換衣服。

李太太跟著他們一塊套上隔離衣,然後走進加護病房內。

鄰近的幾張床上,分別躺著各自不同的病患,身上多插滿大大小小的管子,而床邊則是擺放了一些看不懂的儀器。

護士領著他們走到一張病床前,李太太很快就認出來,床上那個闔上眼睛,插著呼吸管的人就是自己的婆婆。


「現在的狀況是……」醫師小聲地對李先生和大伯說著,李太太沒有細聽話裡的內容,只是看著眼前的婆婆。




那是自己的婆婆。



那個作風強勢,會在菜市場裡頭扯開大嗓門和小販討價還價的婆婆?

「媽,我是美環,我們來看妳了。」李太太低下身子,在婆婆的耳朵附近說著。

婆婆的眼皮微微地顫動了一下,像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兒子、媳婦來探望她似地。



「……總之就是這樣。」醫師和李先生解釋過後,就拿著手上的表格走到下一張病床前了。


探訪的時間並沒有很長,沒多久後三個人便走了出來。而這時李太太才從李先生的口中得到一些關於婆婆的訊息。


「好像是頭部有血塊之類的,還要再觀察幾天……醫師說如果一切還好的話,一陣子之後可能可以轉出到一般的病房裡。」在加護病房外,李先生這麼對李太太說。

「你們先回去好了,我還會在這邊顧一陣子,等會兒小妹跟瑜涵會過來。」大伯對他們擺了擺手,然後在椅子上再度坐了下來。



開車回家的路上,兩人沈默不語。


「台灣一路發」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後座,老實說,要幾個月前見到這種事,李太太肯定是會當場嚇得尖叫的。不過在被「台灣一路發號天使」嚇到過無數次後,李太太早已習慣了。

這次的天使似乎感受到現場的氣氛,因此並沒有開口說任何話。

她靜靜地看了「台灣一路發」一眼,慶幸這傢伙沒有在剛剛加護病房裡冒出來。要不然的話,在醫院這種地方見到天使,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您是神啊!」她想起台灣一路發在這幾個月裡不斷對她提起的話。

「一個神,竟然會擔憂自己親人生命有危險啊?」她自嘲地小聲說著。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